This is ---'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 7 (@Waiwunwiwuwianwan)

---
  • --- 
    去的,我从来没有发过任何言。心头是这样想的:都不是善家,但是,父母给过你明确的选择,就站住了理,不管逼你还是怎么样你,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你怪不得谁。换做是我,不会装这些无聊的事和恨
  • --- 
    在的门面是两间,随着时间和时代的变化,增值了,原来其中一间是四姐的,父母租有一间给四姐做生意,后来,她离婚,父母让她买起来,或者,过户,给她,但是保证每个月要给200的赡养费,她不买,要离婚,又要解决房产问题,随后是父母从她手头把她那间买过来的。她一直觉得父母算计她,逼她放弃,买过
  • --- 
    四姐在彭山有两间门面,门面后面有一套小户型住房,现在不知道是出租了还是闲置。目前携带网上认识的男人居住在她房产的二楼,二楼的这套住房是前男友空置而免费提供给她住的。她离婚前在单位的住房留给了她儿子。现在的房产是她跟前男友一起挣下来的,是自力更生而来。但是她仇恨父母。哪点呢?父母现
  • --- 
    姊妹爱走近她,二姐公然说,不要靠近负能量,四姐说话向来阴阳怪气,态度亦然,
  • --- 
    大姐在成都有4套房子,在彭山有一套。她是靠自力更生。大姐夫妻跟二姐管理过彭山商场10年左右,他们是因为利益矛盾,二姐怀疑而收回商场分道扬镳的,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不再是帮派了。虽然大姐曾经对我很冷漠和谈不上姊妹情,但是最近两三年,她比较感谢我在她生病的时候陪护她,除此,家中没有一个
  • --- 
    所以,我和父母之间,不是利益问题走到了今天,我不是由于一套房产对他们翻脸,
  • --- 
    ,所以出现了后来母亲生病,父母安排四姐每月出100的赡养费都摆上桌面不出的事件,二姐发家父母是有功劳,当时,她不敢造反,大姐当时有意见,但是是二姐的粉丝,我也深恶痛绝,如果父母不因为我在家时的1千保姆费要我从姊妹手头拿,说他们只有几千存款,随后又给哥哥提了20多万的车,我不会深恶痛绝,
  • --- 
    后来,我真心原谅了,和哥哥也和四姐恢复了正常的关系。哥哥在成都有一套房子,彭山两套,离开二姐的厂后回来开了一个茶坊,有一部20多万的车,前后有一百多万,所有东西全部是父母置办,由于父母,当然,尤其是妈,因为她是发言人,她全部要撒谎,硬说是哥哥嫂嫂自己购置,这点惹来全部姊妹的深恶痛绝
  • --- 
    哥哥是家里的独儿,四代单传。在二姐手下跟哥哥共事期间,二姐对他简直是当一个瓜娃子,四姐后来也到二姐那里了,时常搞不利于姊妹团结的事,我很爱护哥哥,为他开脱,说好话,因为他是哥哥,这是人之血脉,同时也不让四姐和他成敌人,这都是油然而生的天性和感情。后来,他们伙在一起,把我当敌人,再
  • --- 
    虽然他们格格不入,但是遇到问题,一致对外。因为相爱,父亲是一个离开妈不能活的人,母亲差不多也是,就是爱吧,
  • --- 
    我在跳我在圆,为了家和万事兴,很多时候,我自觉自愿主动圆,但是,没有一个来圆我的事,这人吧,仿佛入了魔,你的思想指引你的行为就刹不了车,直到最近三两年我才开始慢慢收手了
  • --- 
    父亲和母亲矛盾重重,格格不入。这也给我带来同在的灾难。父亲是表面上都时常不容子女不容母亲姊妹的人,一个极端怪物恐怖的人,母亲一辈子在我面前抹眼泪,要我圆这里,圆那里,我就圆,因为家和万事兴啊,出发点好的啊,圆他们夫妻之间,上下之间,父亲与母亲的姊妹和侄儿男女之间,只要有矛盾,都是
  • --- 
    手疾,住在她厂头,不能下床近一个月,她不同意我在伙食团吃饭,并通知我合适的时候搬离,随后求我,我才一口拒绝。总结为一句就是:心疼妈,也心疼二姐,让我不计利益在那里呆了半生的黄金年华,
  • --- 
    让你不能理智,但是我还是有几次受不了他们的刻薄而离职,不过从来不是出于经济的亏待,妈每次求我都在我面前抹眼泪,我心软,那是自己的娘啊,哪怕她贪,她和爸爸贪点来生活的好点,也是好事啊,我就那样想,不想她流泪,每次都应了,直到几年前离开那一次随后求我,没回去,因为我在工作上落下腰疾和
  • --- 
    我带来灾难的背景情况,2,妈心痛二姐一直有欠款,不希望这颗树子倒了,虽然我知道她是贪利,但我总是从父母心理解,同时,我对二姐也心疼,两个儿子不听话,甚至家暴,母子对打,男人不体贴,半路夫妻争利,甚至对打,牙齿都打掉,但她强势,知道她该被打被整,作为姊妹,那是血连血,人性的那个情就
Scrolling Dis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