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沙叶新'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沙叶新 6 (@沙叶新)

沙叶新

ShanghaiPutuo

“善作剧楼”主人。《假如我是真的》、《寻找男子汉》、《耶稣·孔子·披...

  • 昔在《围城》演曹元郎,前又在《1980年代爱情》客串。出品人不为娱乐 死,不以低俗生,执意为艺术,殊为难得,故出镜支持。我深信有艺术必有观众有市场。我非专业演员,但张瑞芳说我曹元朗可获最佳配角奖,这次导演又夸我创造了完美艺术形象。是鼓励,莫当真。莫发昏,想改行。我祝此片有艺术有票房!
  • 希拉里新书叙12年援救山东盲人陈律师,如惊险小说。后中美达成协议,同意陈赴美留学。他登机前我电话祝他一路平安。在美国我们也互相电话问候多次,13年5月5日,我在纽约法拉盛请他全家餐聚,一些华人认出他,给他鼓掌,跟他合影,祝他安康。我感动心酸,在本土,ZF与你为敌,在异乡才得安康。 欲泪!
  • 网友们好!我因忙于写剧本和小说,实在无空,所以很久没来腾讯微博,今天打个招呼,我以后会常来。
  • 孩子们新年好!今日如既往,五时起,依然翻墙,依然写作。我深信,今年会有新突破新成果。因:能有活力不惧打压、能笑对失败不蹈覆辙、能喜迎挑战酷爱创新,能容纳异见争取双赢、能勇往直前坚信能赢,就一定胜利。小时我要求你们“自立、诚实、有爱心”,今以新年贺词共勉之,望笑纳,我爱你们,老爸。
  • 昨在北京共识堂朗读我剧《邓丽君》精彩片段一个多小时。表演者为各界大V,事业成功,表演亦成功。我自作多情流泪,观众亦热诚感动。都称我沙老,我确已老,我惶恐;沙老为尊称,我惭愧;亦有人称我沙少,我赧颜。后演员又登台疯唱邓曲,载歌载舞,奔放忘情,自由的心态让大家变得年轻美丽。自由万岁!
  • 昨看为纪念谢晋90诞辰演出的话剧《最后的贵族》他的《女篮五号》《早春二月》《牧马人》 《芙蓉镇》《舞台姐妹》等片代表当时电影高峰和难免的局限,但他是真正的大师!他曾提议我编剧他导演《江青》,因“敏感”而未果,但我剧本仍如约完成,去年在港加演出,明年将赴台演出,这也是对谢晋的纪念。
  • 昨在沪赴第二届华语大学生微电影节典礼,为颁奖嘉宾。多年不触电,不知微电影,更不看大电影。我如选择,宁观微而不看大:大电影,大制作,大导演,大演员,大投资,大暴利,大宣传,大忽悠,越得奖,越是烂;微电影,虽年轻却锐利,虽稚嫩却真实,有追求无铜臭,评奖也公正。真乃观微知著,以小见大!
  • 我和虹秋宁、京的四日工作之旅,效率高、用力勤。还列席一同城聚会,听各路英雄畅论国情,又拜访109岁周老,听他笑谈社会主义。 我每到一地必访贤问学,常有意外惊喜。昨返沪,躲书斋,将收获入戏。此剧题材尖锐,架构不易,极想创新,超越自己,为艺术责任,为历史使命,不成功便成仁,恳请诸位给力!
  • 昨看香港话剧团《有饭自然香》,浓笔重彩描摹60年代香港风土人情,观众笑声不绝,掌声不断。我欣赏集编剧、导演于一身的陈敢权先生的才情,赞叹香港话剧团的实力。该团演过我的《耶稣·孔子·披头士列侬》,节目主管梁先生期望再次合作。明日请饭,为祝演出成功,也为作为同行向他们坦诚提点拙见。
  • 34年今天《假》剧被停,我上台在掌声中和观众为“遗体”送行。百年前今天俆先生诞辰,我去师大祝寿致敬。不料友人发来24年前我和先生雨中忧行照片,大煞风景。想起他反右文革中屈辱和隐忍,倒是照片中的他更显精神!今天13亿人在雾霾中方向不明,明日将出现清晰脚印,前行后行左行右行?非草民决定!
  • 28日蒋医生来沪,非三中要开,京城不宜留。他喜居我家,非豪宅我有。我七老他八十,意契合情相投。白天我写作读书,他访亲问友,各有自由。晚间他畅谈往事,我频频颔首,互补交流。他名医,既医人又医国,当今何有?我庸才,只写剧乃俳优,不会出手。昨夜深谈至深夜,心怀民忧与国忧,抬头不见星斗……
  • 吾老矣不肯闲,乃'老留忙',非'老流氓',老留于世而忙!如超市,全年无休。前突头晕心慌,今停业三日,不写不作、不思不想,听歌看碟、会友赴宴。人在港看我新剧《邓丽君》以为年轻人所写,便忘乎所以。那是说我文心和戏风不老,非身体年轻。又有人称我为国宝,更别当真,我仅是笑傲剧坛有良知之活宝。
  • || 绝对信号: 我们会等到那一天❤
    沙叶新 
    尽管年初焦媛剧团围读《邓丽君》演员就震动,夏日在深广朗读会上听众就流泪,但未公演,我仍不安。10月18日此剧首演落幕。上海一电视导演抱我肩大哭无语,香港一知名歌星握我手泣不成声。我惊呆,我喜傻。上台致辞,我竭力克制,以免自作多情。许多观众都问此剧何时登台大陆。我不知,但我信,终有日。
  • 尽管年初焦媛剧团围读《邓丽君》演员就震动,夏日在深广朗读会上听众就流泪,但未公演,我仍不安。10月18日此剧首演落幕。上海一电视导演抱我肩大哭无语,香港一知名歌星握我手泣不成声。我惊呆,我喜傻。上台致辞,我竭力克制,以免自作多情。许多观众都问此剧何时登台大陆。我不知,但我信,终有日。
  • 外孙女吕贝卡写过《谁也没抚摸过阳光》和《我的一周是一年》等诗。最近有首《四季的舞》:“春天的舞来自樱花的花瓣,夏天的舞来自海边的沙滩,秋天的舞来自飘落下来的红叶,冬天的舞来自雪花的零零散散:四季的舞永远永远与我相伴。”当时她一时兴起,随手涂抹的。我说可发在我微博问问网友们怎么样?

Verified

沙叶新,原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现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名誉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