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池莉'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池莉 7 (@池莉)

池莉
  • 避开一切可耻的事,但依然乐意了解是哪些卑劣动机在让这个世界运转。坚持热闹中的清冷,但依然热烈享受个人写作。借用我最喜爱的捷克作家赫拉巴尔的书名,来结束我的微博:《过于喧嚣的孤独》是我的。在我这里,孤独是个褒义词。最后,我无话可说了。感谢所有走过路过看过我微博的人,再见!
  • 黄海波嫖娼事件,看来要划时代了,近60年来,这种腐朽糜烂事,必名誉丧尽惨遭唾弃,黄却因此被网友评为“德艺双馨”。从中至少可以听到一种呼声:“性”本身实在是应该受到尊重了。性在中国一直很惨,用词一直都是脏污阴暗加羞辱。性交易可以由法律来管,但性是人人之所来,理应人人都尊重。
  • 没想到草的话题还这么纠结:草皮原本天赐,只需一打草机一根警戒绳,一片开放一片养护,即可有效保证草地上的玩耍打滚晒太阳。花钱买昂贵进口草、花钱搞喷淋系统、再花钱制作滥情文字警示牌------把最便宜的野草变成仅供观赏的花瓶。为什么?谁的钱?当一桩事情发生,先想想常识吧。
  • 母亲节,总应该是早几天开始祝福母亲的,因母亲的阵痛总是开始得更早,或者永远。
  • 看看30多年我们对草的理解和态度:整个一个混乱、恍惚、乱花钱、瞎折腾、自作多情到令人脸红,何况对人?常识是:草就是草。其天职就是供人畜啃食坐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不用对它说人话,更何况是花大钱,说瞎话。
  • 140字并不精短,又说不了更多。还是得把意思说清楚:好的作品肯定有,主要是形成不了思潮。真诚时刻也肯定有,文革结束新时期开始,作者与读者都真诚得一塌糊涂:从此好了,思潮要来了,结果又不行了。我个人是不管三七二十几的,倘若有一天,我需要被拯救,我的选择还是:翻开我喜欢的书。
  • 最近看到艾未未一个对话,对他有了新认识,旧认识是本世纪初,在博鳌。是的我也熬了十来年,才获得一点新知:中国的文学艺术,一直是拿来或拷贝,热衷于他人的盛宴,模仿他人的盛宴,心里知道,口里不说,以便博得名利。人生短暂,名利太美,原创代价则太大,大到会让你重新沦为籍籍无名默默无声之辈。
  • 我永远慢一拍包括哀伤。得知马尔克斯去世,一阵哀伤,除此无话。今天我想说:马氏影响了中国一代作家:哦小说可以这么写啊。我第一时间是警觉:哦我得避开这么写。30年来我慢慢认识到:我其实在模仿他。他首先做到了是个南美人。所以我首先得做到是个中国人,唤醒了自我唤醒了灵与肉的中国人,太难了!
  • 吃货好像很时髦,小友纷纷自称吃货,吃到哪拍到哪,可怜都是餐馆做——偷窥一下厨房吧,看看你们吃的什么?吃货最终还是要自己烹调的。例举红烧肉:一要亲自购买最佳食材,二要亲自掌握最佳火候,三是亲自吃:细嚼慢咽美酒佐餐。红烧肉一定要烧得红亮通透酥软,筷子一夹,肉块必须有美丽的颤抖与哆嗦。
  • 做点傻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了傻事还能够心平气和不作他想,明知什么买鱼放生坚持步行节约纸张等等这点小傻事,毫无意义,毫无作用,还能够不怨天尤人,不谈环保,不谈主义,不提升伟大意义,不把自己太当回事情,这个才是真难。无须活给别人看,无须看别人怎么活,只自己纯傻,试试?
  • 我有罪,我知道,因为我同意歧视他人是一种罪。但在许多时刻,我真是无法抑制对某些人的歧视。某些人身上就是散发着招人歧视的气质:那种装,那种脏,那种假,那种------上帝原谅我吧。
  • 我卖鱼放生,转眼又被捕起,我还会做。我节约一点纸张,满目还是浪费,我还会做。春天踏青,我的步行丝毫改善不了车流拥堵,我还是会做。宽容卑鄙小人,我明显很吃亏,我还是会做。这是因为,我为自己。我在时刻为我心,找回一份良知与安宁。一个人如果不首先约束自己,别谈社会了。
  • 忧伤在于:长江鱼类灭绝,说明的是法律崩溃。加拿大维多利亚海湾,执法者手执标尺,海蟹上岸,小于标尺者即刻放生,违者不仅重罚还将终身记录,影响你的一生。因此,温哥华海蟹一直产量丰富。人吃鱼很正常,渔民打渔也很正常,如有法律真正施行,一切并不纠结。
  • 4月1号,长江进入禁渔期。特在头天黄昏,赶到江边,目睹最后一只小渔船,拉上最后一网鱼。30年前,江豚成群结队追逐我乘坐的渡轮。20年前,我呆坐江边还有江豚还若隐若现。10年前,江豚了无踪影。3年前,禁渔期的最后一网还有几十斤鱼。今天,就这么几条了。我们灭绝的武功真高!叫人如何不忧伤?
  • 这个星期天,花一整天时间,做了一件最小事:清理了大堆文件资料,将单面印刷的纸张集中起来,案头一搁,居然有五个笔记本厚,足够用一阵子。套用脑残小学生作文体写个作文:今天,我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我觉得自己过了很有意义的一天。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池莉,当代著名女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武汉市文联主席。代表作《来来往往》、《口红》、《所以》、《来吧,孩子》等。

>>【池莉腾讯博客】

>>【池莉搜搜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