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楚飞'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楚飞 6 (@楚飞)

楚飞

GuangdongShenzhen 天津外国语学院

爱是愚人的国度,看他们演的好辛苦。

  • 徐峥则表示: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合作,好莱坞的技术,制片系统也好,大艺术家等。
  • 进入媒体提问环节,一位外媒问,五年以后中国市场是怎么样的,还会是由外国的电影控制么?王海峰说:我们看到好莱坞现在进来的三十多部影片,美国就那么多,你再开放十部,也就那么多。而且我们有审查制度,不是什么都能进来的,也不是他想进来就进来。
  • 徐峥:异域文化是很明显的,导演要讲故事,其实不需要翻拍或重拍,你花力气还不如写一个故事,我看过一个巴西电影《中央车站》,和《爸妈不在家》有异曲同工,是讲情感的沟通。中国的制片人也完全可以做的,很有意思的电影,上海的阿姨一天做好几家,但我们没有人去拍他们的故事,接地气就是对的。
  • 陈哲艺说,片子重拍一般都会很难看,其实有好莱坞导演跟他说可以拍成好莱坞片,但他会觉得少了东西,“如果重拍,还是由我来拍。”周黎明补充说,确实有墨西哥导演去好莱坞重拍,但结果都不太好,虽然投资大了许多。
  • 有没有考虑《爸妈不在家》新加坡之外的观众能听懂?陈哲艺:完全没有,我要拍的就是一个很写实的生活感,新加坡是一个多种语言的国家,但其实我们把它叫做华语电影,但我要的是一种生活的味道,是一种真实感,而不是去设计的。
  • 《狂舞派》在香港有口碑有市场,但香港之外就差强人意,制片人王日平:《狂舞派》珠三角效果都不太好,台湾也不太好,有时候市场不一定在香港成功,也代表其他地方可以成功,这个有待再考虑一下问题出现在哪里。
  • 马珂则强调,我们对于中国故事在海外,其实我觉得是缺什么补什么。无论是大片还是小片,电影需要操办的,要找当地的地头蛇。
  • 王海峰举例说冯小刚导演的《夜宴》,当时日本花了非常大价钱买,但日本公司赔得很惨,因为对文化还是不那么了解。还是文化层次上的认知和差异。
  • 王海峰:我们拍的艺术片,从比例上来说,我们是最多的,我们不是只拍大片。卧虎藏龙能在美国成功,卖得好是情感,最简单的爱情,没有卖所谓的动作。
  • 徐峥:韩国很多经验值得借鉴,他们那个时候是输出人才去国外学习再回来建设,不知道我们有没有,不知道电影学院的年轻人,读出来之后会成为职业导演吗?像我的导演路径就走得漫长,四十岁才开拍,我觉得这方面也需要建设。
  • 徐峥继续说,从创作方面,不是说你的电影枯燥才是艺术片,艺术片应该很好看的。建设方面,尤其是上海一定要有艺术的院线,应该有一些地方除了满足爆米花的需要,也可以让艺术电影有发行的渠道。要鼓励有更多这方面关照的投资方,也可以照顾想表达的创作者。
  • 徐峥:瑞士的电影拿到中国的电影可能没有很好的票房结果,结果不能衡量,好像没有给这样的电影足够的空间。第一,我们的市场是一个农转非的概念,不是乱说的。在这么一个浮躁的氛围,娱乐的层面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就没法静下心来看电影。
  • 马珂:欧美有很成熟的分线制发行,虽然我们年底有两万块荧幕,但目前还在一个增长过程,但也有问题困扰我们,为什么小成本和人文的影片得不到院线的力挺,我想说,其实没有什么大小之分,可能是类型不同,好看就行了,可能市场需要变得更成熟。
  • 方励:我很支持小制作的人文关怀的艺术电影,我们叫文艺片,很难突破发行的瓶颈和院线排片,我期待这样有诚意的小制作,人文关怀的文艺片,未来有这个机会。
  • 原来《爸妈不在家》连片名都很有故事,陈哲艺说,本来叫“伊诺伊诺”,但大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们大概花了大约两周的时间去想一个新片名,法国片商想把它变成《坏小孩》,但我觉得听上去像A片,所以我坚持了自己,我跟他们说,这是我很个人的故事,我要坚持到底。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楚飞,腾讯娱乐驻粤港记者。

>>【楚飞腾讯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