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高全喜'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高全喜 5 (@高全喜)

高全喜

  • 无论谈中国的经济改革,还是中国的政治改革、中国的法治进程,甚至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现在你都绕不开古今、中西之辩,这是两个背景。在这两个背景下,我们来思考中国目前谈的一些所谓的大问题。
  • “现代中国的法治之路”,大致谈这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法治进程放到现代性的语境下涉及到的两个前提:古今之争和中西之争。无论谈中国社会转型,谈一种现代制度的构建,还是谈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的合法性,实际上在中国目前来谈这个问题都隐含这两个前提。
  • 谈现代性,把现代性视为古典社会到现代社会转型中的制度演变,以及制度演变中所内涵的价值,尤其现代性所包含的普世价值,这个方面也倒值得肯定。我们看到西方的一些左派基本上对现代性还是持批判态度的。
  • 而现代性按照他的理解,基本上涉及到一个价值层面的,一个传统社会到现代社会的转变背后的民主制度、法治制度以及正义、自由、民主、法治等普世性的价值,他用他的概念来说是现代性,这是他的理解。
  • 秦晓的主要观点认为,现代化基本上是一个工业化社会学的概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西方的语境中它是一个器物、制度层面的,与经济发展、工业发展有关,比如说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这样一个转变的过程,以及到现在的信息社会,他是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谈现代化的。
  • 博源基金会的理事长秦晓,曾经主持了一个与《读书》杂志合办的会议,就“当代中国问题:现代化还是现代性”这样一个主题展开讨论。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秦晓是一个经济学家,他关注中国现代转型的过程。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要用现代性取代现代化。
  • 如何把写在纸上的法律落实:我们要把中国写在纸面上的宪法法治落实到实际能够操作和起作用的层面,哪怕这个宪法、法条不一定非常的先进。让宪法或者让我们的法治真正长出铁牙来。这个牙要面向政府、面向国家、面向党,他们就应该接受这个东西的制约。
  • 到底什么是法治?第一,法治维护个人的基本权利,就是财产权、生命权、自由言论权、信仰权、言论表达权,这些是人的尊严和自由,这就涉及到了法治的价值;第二,法治要制约政府、制约公权力、制约国家、制约掌握权力机关的个人。第三,要有一个中立的司法机关,能够维护社会的基本正义。
  • 国共两党的宪政实践:民国提出了从军政、训政到宪政的社会法治变革路线图,即使到现在我们也是在朝这个目标走。台湾的宪政民主成功的转型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经验和参考、学习的要素。改革开放30年,甚至我们看1949年的《共同纲领》和1954年的宪法,以及1982年的宪法也是有很多的进步。
  • 现代中国的三次变法:首轮先是康梁变法,晚清立宪,直到辛亥革命;第二轮就是两个共和国的立法建国,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的《共同纲领》具有宪法的意义,到1954年制定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可以说立国立宪了。直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中国的法治国家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 || @儒者秋风: 这么多人在嘲笑韩国人。可韩国人是韩国人,这六十二年的中国人还有脸说自己是中国人?从北大的才子,到清华的团干,愚蠢者对自己的文化无知,聪明者争相咒骂自己的祖宗。 || 子云: 韩国人自认为是蚩尤后代
    杨煦生 
    21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导,韩国语言学泰斗、仁济大学硕座教授陈泰夏近日在韩国保守媒体上发表文章,称“汉字并非中国文字,而是韩国祖先东夷族创造的,中国学界也承认这个历史事实,只有韩国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古今之变与中西之辩哪个更根本?古今之变对中国来说高于中西之辩。即使没有中西差别,中国也要面临着古今之变问题。1840年的时候,西方文明已发达到一定程度,但是却没有像印第安文明、印度文明那样被彻底地消灭掉,或者彻底地被殖民化,而是激发了内部的一些变革的动因。
  • 现代中国到底是这样发生的,其面临的根本性问题是什么?我觉得构建一个自由民主的宪制国家,一百年来一直是我们未竟的事业,从法学的角度看,这就是一个现代法治的问题,一个宪法学的问题。如果要明确我们的法治宪政事业,有必要回到历史,回到中国的近现代史,寻找其根源和内在的精神。
  • 现代中国的法治之路:现代中国从某种意义上说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如果从鸦片战争开始,到现在已经170多年了,探讨现代中国曾经走过的法治历程,对于我们理解中国当前面临的问题,以及展望未来的政治体制与宪政建设,是有启发意义的。

Verified

高全喜,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现任院学术委员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