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贺铿'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贺铿 (@贺铿)

贺铿

BeijingDongcheng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 稳金融,关键是稳信心。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心理预期很不好。一是“国进民退”思潮让不少民营企业家迷失了方向,他们担心是不是又一次“公私合营”;二是对“中国美贸易战”认识不客观,缺乏冷静思维,少数人甚至有“黑云压城”的感觉。应该出“实招”,不能只说空话、虚话、大话。
  • 故乡有重阳节之说,但是我没有过重阳节的印象。填词一首:《釆桑子-戊戌重阳节》秋来春去重阳早,细雨轻风。细雨轻风,吹起薄衫寒透心。青山依旧千般好,秋染层林。秋染层林,漫漫人生路不平。
  • 最近不少人问我: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有多大影响?我认为要分近期、中期和长期来分析。近期,对我国经济的实际影响不大,但是心理影响比较大;中期,对技术进步的影响不可低估;长期,其影响是积极的,会促进我们走自力更生的道路,就像上世纪60年代搞两弹一星一样。
  • 明天重阳,录毛泽东《釆桑子-重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以示纪念。毛的这首词写于他与朱德、陈毅之争失利后在闽西养病之时,他感叹“人生易老”和“万里霜”。“战地黄花分外香”最初为“但看黄花不用伤”。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统计数学学院荗年基金第三届颁奖暨学术校活动办得十分成功。我在讲话中对办好统计学专业提了“三扩大”希望:1、要全力扩大知名教授的知名度、影响力;2、至尽量扩大统计学专业视野,主动适应大数据时代;3、要努力扩大国内、国际学术平台,加强统计学术交流。
  • 【朝读】斥资数亿美元的诺唯真宣布退出中国市场,世界旅游界哗然。我认为,此事本身并非大事,但是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反思。我曾经说过,我们许多人在旅游中显得没有文化,行为很不文明,丢人现眼,实在需要改一改。
  • 《胡杨》苍凉老树伴孤烟,屹立人间几万年。傲骨如虬经苦雨,潇潇落叶上云天。
  • 我认为在国际事务中,只有敌对事没有敌对国。例如日本法西斯略华事件是敌对事,中日不是敌对国,尤其不是永恒的敌对国;在韩国布署萨德是敌对事,但中韩、中美都不是敌对国。把敌对事件扩大到敌对国来认识,不利于人民互相交往,互相帮助和学习,也不利于客观认识和分析国际事务。
  • 我总觉得许多事情多做少说为好。有些事情说了没有什么效果,不如不说。例如中美贸易,川普爱怎么折腾听便,贸易是商人的事,中美商人不可能不做贸易。再比如蔡英文说“台独”废话,也无必要多“回应”,按《反分裂国家法》办就可以了。
  • 唐韦应物任滁州刺使时作《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分析说“蕴含了诗人一种不在其位,不得其用的无奈与忧伤情怀,也就是作者对自己怀才不遇的不平”,依我看太免强。作者心境闲淡倒是跃然纸上。
  • 如今故乡并非真正意义的家。物非人非呀!连我那牵挂的桂花树也老朽倾斜了。唯独那坐关山仍然还依伴着晚霞。西风吹拂着潘河岸柳,明月映照着河里的芦苇花。听!北来的头雁在天边鸣呌……。(如今故里并非家。牵挂丹桂树已斜。独有关山伴晚霞。西风又吹潘河柳,明月还照芦苇花。头雁一声在天涯!)
  • 中秋节回到故乡,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填写了一首《浣溪沙-2018中秋回乡感怀》如今故里并非家。牵挂丹桂树已斜。独有关山伴晚霞。//西风又吹潘河柳,明月还照芦苇花。头雁一声在天涯!我只遵守上片三平韵;过片两平韵,头两句对偶。注:潘河是故乡的母亲河。
  • 暮春,我听一首新曲,喝一杯酒。依旧是在去年那个天气、那个楼台。夕阳西下了,何时再回来呀?无奈这花儿也凋谢了!新来的春燕好像是去年也见过,它独自在这小园的花径上飞来飞去(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 【朝读】安徽小岗村的“小田到大田”已流转土地8885.6亩:现代化农业生产画卷已然铺开。这个消息让我感到兴奋。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囯有企业和农用土地制度,方向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和实现“共同富裕”。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贺铿,十届、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现任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名誉院长、中央财大统计学院院长,教授、博导。【思享者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