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叶海燕'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叶海燕 7 (@hooliganyan)

叶海燕

HubeiWuhan 天秤座 就职于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 更多资料

非公益人士,网店店主 http://shop.paipai.com/452598814

  • 放屁,我的航班又不是这一班/ || 深蓝: 叶海燕 你是不是躲过一劫
    郝国中 
    【MH17航班上有108名研究艾滋病的专业人士,其中不乏顶尖专家。他们原计划将前往墨尔本参加国际艾滋病大会】http://url.cn/NWayNg
  • 《一年后叶海燕谈被中山南朗相关人士扔掉路边的经历》:明天,就是我们一家被扔在广东省的一个乡村路边一周年... #长微博#http://url.cn/LDRftl 当时很多人想知道我的看法,我的想法。我一直开不了口,过了一年了,我才愿意讲这些事情。这段经历对我的伤害是巨大的,特别是直接伤害了我的孩子
  • 我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用一些非法手段,低级手段,暴力手段来维稳的效果。如果叶海燕这样温和,保守的人,都希望你们倒台,可想而知,你们自掘坟墓的维稳大计,有多么成功!这件事情,没有人给我一个说法,给我一个公道,我也无所谓,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就承受着。
  • 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前,我一直坚持改良的主张。任何人问我对政府的看法,我总是回答,“会改变的”。可经历了那一系列的事件之后,我十分迫切地希望这个政府被推翻,如果有人来攻打这个政府,我会认为他的行为是正义的!这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因为这样毫无底线,欺压人民的邪恶政府不应该存在于世上。
  • 可只有自己经历了之后才明白,善良是一种弱势,拥有了权力,并且不被监督的公务员,什么都敢干,国家机器,已经没有了任何底线,法律只是掌权者的工具。当时我好后悔自己从事了那么多年的公益,去模糊了人们看清世界的视线。我也后悔自己太天真,总是给出许多的假像,让人们有了虚假的希望可怕的希望。
  • 从广西博白四次砸我的工作室,到派人到家里骚扰,用假证据来陷害我,到大街上拉横幅,骂我是大鸡婆,到中山南朗从驱逐我,停我朋友家的水电,停我的水电。最后绑架我一家扔在路边,到广东国保连夜的追赶驱逐。我从来没有像这个时候这样感受到这个时代的黑暗。这个真相,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打击。
  • 我当时只想去经历这个最黑暗的时代并记录他。我不想逃避更没有能力反抗。如果我去住店,身份证一扫不让住,我就睡在大街上。我只需要去面对这一切就够了!我还可以住在火车站桥洞里,如果这是我应该经历的。我就去接受!后来晃晃没有给广东国保这个机会。他带我们住进一个不需要身份证的旅馆躲开国保。
  • 即使是艾老师的私人住宅,也没有用。我女儿几天没睡好,我以为她能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可当时她和另一个女孩子都吓坏了,不敢煮东西吃,也不敢洗澡,在房间里,一动也不敢动!我们三个人在广东的街上找到一个吃夜宵的地方。我想去住宾馆,他们就说身份证一扫就不让住。于是反对我去。我好恨他们不理解我
  • 我们背着行李,带着孩子立刻跑向小区门外,想打个的士,结果晃晃又打电话过来,让我们直接去艾老师家。我们到了艾老师家门口,十几个人就把我们围起来了。其中四五个人把晃晃按在地上,一个女孩护着我女儿冲上了楼。我见晃晃被按在地上,就留下来陪晃晃,我男朋友接着也跟过来。我们一路被赶出小区。
  • 我们到广州的时候,天还没亮,为了拿到艾老师家的钥匙,我们在肯德鸡待了半天。这时候也感觉是不安全的,旁边似乎总有人盯着我们。晚上我和孩子,浩波到了艾老师家的小区,我们已经累坏了。坐在小区的一个石椅上,孩子累坏了。这时候三个男人围过来,其中一个打电话说,“找到了一共三个”,
  • 当时有强烈的不安全感。住店不敢用身份证。因为在南朗一用身份证,警察就来驱逐!孩子称,还有男朋友,都两天两夜没有休息好。后来艾未未帮了我。所以你们就看到我的家具,到了柏林。晃晃一直很相信,去到艾晓明家住会没事。因为那是艾老师私人住宅,我做为她的朋友去做客是没问题的。于是我们去了广州
  • 晃晃是第一个到现场的人,我很感激他在我落难的时候,能及时到我们身边。东西如何解决,要拿钱出来做运费,是不可能,没有那么多钱。当时他们一直建议我,拉到附近的旧货市场去卖了,可置办这些家当要花几万块钱。我把这些东西从广西运到广东,不想扔掉,就是因为舍不得。可没办法,我们在跑路。
  •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看出来了,我其实是一个爱国忠党的人。在做公益的过程中什么苦头我没有吃过,别说坐在路边被太阳晒,就是睡在路边几天又如何?那时候难过,痛苦的是,不能接受这是我们热爱的祖国公仆对我所做的事!不能接受,在自己热爱的土地上,自己被强迫绑架扔在路边,我不想面对这么烂的事实。
  • 我心烦意乱地转来转去,太阳慢慢出来了,转累了,又找个树荫底下坐下来。我最感谢我的孩子,在这个时候很坚强。她安慰着我,自己在旁边的公路上骑自行车打发时间。路过的人问我们为什么把东西丢在这里。我继续爱面子,我说我们搬家的车坏了,司机跑了。
  • 晃晃说他打车赶过来。在等他的时间里,我看着眼前的一堆家具,心里空空的。仍然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我多次尝试跟当地部门沟通,我还告诉国保,”不要把我扔在路边,这事传出去不好。“我是个爱面子的人,我不希望自己生活在这样烂的国家。可是,他完全不顾我的感受,还是那样做了。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叶海燕,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