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华生'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华生 8 (@华生)

华生

华生,1986年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是影响我国经济改革进程的三...

  • 这次五一全家外出休假,网上订了高铁票,下火车后开上向“神州租车”预定的商务别克,一路上依“高德导航”指引,就挺顺利到达目的地。虽然还有若干不便,但已经相当不错了。看来随着法治建设和社会服务不断发展和完善,中国人也不是不可以逐步摆脱关系社会。
  • 今有朋友问,每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假谁还会认为有任何意义吗?我说当然有了,所谓你记得不记得,它在那里:现代社会的持续繁荣取决于所有诚实和辛勤劳动的人能否有一个体面的生活。
  • “城镇住房条例”征求意见截止。洋洋洒洒52条,但怎么总觉着最关键的条款不是错了就是漏了。购保障房满5年就可买卖,这还能叫保障房吗?大谈棚户区改造,但那造的是保障房吗?保障房核心是面积限制,条例中竟然没有基于家庭人口的严格面积限定,而这正是迄今各种保障房名下充斥不公和寻租的主要原因。
  • 一文谈近年来温州企业倒闭、高利贷崩盘、老板跑路、房价暴跌,满目疮痍且难见天日。过去评论说温州民营经济发达主要源于政府不干预,现在哀鸿遍野又评论说主要怪政府不作为。其实作者不知道真市场经济就是这种天堂与地獄的循环。市场主义者说不用担心市场最终自己会浴火重生,凱恩斯说长远我们都死了。
  • 中国改革真起作用的不是多少大文件新词汇,真改革就是管用的几个字。80年代初土地家庭承包,全国农村就活了;后来价格双轨制,其实就是超计划产品可自己定价,计划经济就瓦解了;90年代搞市场经济,可私人办公司,中国就沸腾了;世纪之交农民进城和加入世贸,中国就成了世界工厂;可惜之后打了两哑弹。
  •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公民自由迁移是世界上最普遍的现象,但很多人却视为洪水猛兽,认为取消户籍制度无论多少年之后也不可行;农地入市,西方发达国家也不行,但我们这里却有太多的人鼓吹和相信是市场经济的普遍规律。是世界错了,还是我们自己束缚久了,用扭曲的视野看世界?
  • 我关于土地制度的文章看来得罪了不少学界的同仁。先是天则经济研究所的课题组上门商榷,我刚答了上篇,周其仁教授又连发数文批评赐教,再不端正态度郑重回应,那就来而不往非礼也。且与相识几十年的旧友还能切磋过招,既是快事,亦乃幸事也。http://url.cn/3mrQIn
  • 小区乱象:有人说业委会好人不屑不愿参选,图者拉帮贿选牟私利,政府不管。有说就是政府插手居委会操纵假选举坏事。居委会说人少的高档小区都是自选,但乱建冲突也多;人多的小区我们不组织根本选不了。物业说现很多业主找个碴就不交物业费,小区管理恶性循环。症结何在?闲来值得写篇论文了。
  • 今悉陈一咨先生在美去世,想起首次见老陈还是1984年在莫干山上。会后他即受命组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那也是他一生中最畅快的几年。90年代初在美国见他,虽语言不通,然锐志不减,靠背左赖left右辣right考下驾照,令人动容。后患癌多年,豪情不改,实乃一代英杰。今天公不美,故人已去,惜哉!
  • 读“南方周末”,在一周高论的头条里,将我介绍的发达国家建筑不自由和土地改变用途不自由斥为两个谬论,说这种计划经济的解读要么是望文生义,要么是居心不良。说实话,不能不佩服这种在信息社会中敢于无知旳狂妄。自由不自由,自己到发达国家甚或就近到香港去体验一下就知道了,何必在这里吹牛呢?
  • 今朋友问,你不做经济研究不也是个民企吗,干嘛还吐槽民营企业家呢?我说国有企业缺效率,私营企业缺自律,搞美国式无控股股东的多元股份制咱又缺文化和法律,故与官员一样,民营企业家千万别被吹捧和膨胀得卖萌。记得多年前我在企业家论坛演说,台前领头大佬说,这教授给咱讲花钱的意义,他见过钱吗?
  • 读报,头条说民企博鳌猛吐槽,求公平但缺自省,都怨环境不公,但没一人认为民营企业自身股权结构及管理模式不规范。又一则消息称马云等投资65亿资金源于浙江天猫转辗借出的10年贷款,高超财技显示了中国顶级企业家玩规则于股掌的绝顶聪明。点评:各界精英都如此聪明,看来只能由不聪明的众生买单了。
  • 读报,美国的“海外账户纳税法案”(FATCA)将于今年7月1日生效。美国人包括持美国绿卡和长期居住者在全球的收入和金融资产在单身20万美元、已婚40万美元以上均需向美国政府申报,放弃国籍和绿卡者有严格的退出税伺候。想到我们的分配改革调谁都有人反对,至今也没影,不能不说还真是美国人牛啊。
  • 周其仁教授和我都是80年代改革过来之人,观点不同应无碍切磋。记得首次争论是10年前会上,他和维迎力挺国企改革的管理层收购,我则坚决反对,说在西方经理也不能觊觎股东而代之。这次争地主是否拥有建筑权,若有,建筑何须处处听命于人?中国积弊要改处甚多,但误把想像而没有的东西当样板会走更大弯路
  • 周其仁教授批评文章中说,西方国家“土地主人对盖什么建筑、盖多高多宽、以及可以在建筑内从事何种经营活动,统统无权过问,一概转成了‘公权力'?——没这回事。” 其实,有没有这回事,有西方生活经验的人都不难回答。真正令我惊㤉的是,为什么那么多名家和高官对真实西方现实的认知有如此大偏差呢?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华生,1953年生,江苏省扬州市人,经济学博士,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现任中国侨联华商会副会长等。

>>【华生腾讯博客】

>>【华生搜搜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