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华生'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华生 8 (@华生)

华生

华生,1986年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是影响我国经济改革进程的三...

  • 育儿三得:话还没说利索也没别人抢就会喊“这是我的!",可见占有和自利是人的本性;不给的东西或不愿做的事,用她要的另一件做交換,马上愿意,说明用交換和协作来达到目的也是本性,难怪市场经济这么管用;啥能力还没有就会欺负只对她迁就的人,可见人无约束就放肆也是本性,难怪强力制约也少不了。
  • 记者问怎样看各地不断取消的限购,我说记得三年多前限购令刚推出时,我发表了一篇文章:“楼市限购令的错误与纠正”,结尾说笨到这个份上的制度也是属于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今天开始兑现了。不过我反对行政限购是以经济手段调控为前提的。现限购取消、长效机制不见,结果不过饮鸩止渴,只是推延危机而已
  • 昆山爆炸再次突出说明了农民工市民化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每天工作12小时,在粉尘迷漫的车间里工作,即便没有爆炸危险,现在城市最穷的市民也不会干的。这反映了这些年来尽管农民工的货币工资有了相当提高,但他们的实际经济和社会地位仍然在底层。发展是摆脱贫困的唯一道路,但也要平衡人的健康和生命。
  • 周五因纽约法庭判阿根廷败诉,需全额赔美秃鹫基金,美国最高法院又拒受理阿根廷上诉,致阿国债务违约爆发危机殃及全球股市;当年俄石油资源寡头霍氏用3亿美元买的尤科斯被再国有化后,尤科斯的小股东以外资身份起诉俄政府,今被海牙国际仲裁判俄输,需赔500亿美元。看来后发劣势,真不是假的。
  • 外来人口包括农民工市民化终成国家战略,从长远看这是涉及中国多数人口的大事,值得庆贺。农民工进入视野,许多问题包括土地制度安排和保障房建设就要重新认识了。到2020年安置1亿人,步子不算大,阻力已不小,任重而道远。大城市限制规模与人口市场流动相悖,宜疏不宜堵。解决之道是大机构向外疏散。
  • 近日忙于写作,微博没写,网也没上。今日打开一看,真让人刮目相看:一是立案审查周永康,其名字见网,不必兜圈子了;二是赵某人名字见网,各种链接都出来,历史不必中断了。这次是微博小秘书落伍了,让咱还得打隐语。但无论如何,正好,真好。
  • 参加第三方评估专家座谈会,我说本来评价政策应当是人大的活。我们不爱人大起作用,政府直接委托人评估也罢,比不评估也已是进步。但要真评估不要走过场。真评是把政策一条条摆出来让人说对不对要不要。就如现办许多事要去戶籍地派出所开无犯罪证明,自己联网可查的事非折腾老百姓,此类规定早该废除。
  • 朋友问我怎么看林毅夫与张维迎之争,我说毅夫讲政府做的95%都是对的,否则中国没那么大成就,恐是他在世行时看到不争气的发展中国家太多了。我觉得对70%就不错了。维迎总说市场万能政府最好别干啥事,恐是因他从没离开过政府附属单位,衣食不愁话语有平台,不知我等体制外的众人生存的难处。
  • 媒体上多是大众喜欢的话题,但真假就没人细究了。最近热炒的社保并轨就是一例。几千万事业单位员工是中国最具话语权的阶层,他们的社会保障怎么可能接轨变差?美国社保也不是一轨。并轨即大家都参加社保,但事业单位给员工另买附加险使实际退休待遇不变,尽管也是进步。看来人总是喜欢听一厢情愿的话。
  • 昨见一铁路领域的高级专家,他说咱搞技术的不懂什么大战略。现在总理到处在国外推销中国高铁。想几年前中国高铁红火时,别人都是上门找咱们去建高铁,结果咱非说自己的高铁技术有问题,车速也降了下来,别人招标都把咱排除在外。中国近代落伍后好不容易有个能到国际市场拼的东西,为啥要自我丑化呢?
  • 报载多地简化住房公积金提取手续。我曾说过,住房公积金是从新加坡学来的,但人家绝大多数国民住在低价组屋即政府提供的保障性公寓里,我们学的不伦不类。这个制度名不符实而且经常是劫贫济富,又大大加重企业负担,导致巨量蓝领工人被排除在外。故此政早该废除代之以对首次购房者的利息和稅收优惠。
  • 即便是夏天,只要不上火,以理服人,辩经论道,与同行切磋,未尝不是人间的快事。故看了其仁兄多篇系列评论后,又在“经济观察报”发一文:“小产权合法化,会不会天下大乱——再答周其仁教授的批评”。是非对错,留待公论。http://url.cn/3mrQIn
  • 新华社发稿评股市开头引用我的话:新股发行改革搞了六、七年又回到了原点。激进的注册制变回渐进的审批制,确实反映了中国证券市场改革的复杂性,特别是对自信心强因而当初一切都显得那么简单的领导来说。新股改革在现有思维框㚙下已经走进死胡同,现在需要的是“換个方向你就是第一”的颠复性大思路。
  • 贫民窟是指条件简陋、严重缺乏公共设施服务、人口密度大和居住权没有保障的地方。按此对照我国农民工和外来人口在工棚地下室和城边村的居住条件,离此不远。区别在于国外贫民窟为移居者搭建的世界,而我们城边村棚户区是原住民的领地,故城边村棚户区改造多为原住民的盛宴或机遇,移居者的悲催再迁移。
  • 读报,一文章标题为“中国为什么没有贫民窟?”我想这个话肯定说得太滿了。其实我国的城中村和城边村许多与贫民窟相差无几,所以联合国人居署统计我国贫民窟人口比例占30%以上。中国之所以没有大规模贫民窟只是因为城市中的强势管制和大量留守儿童与家属的存在。时不我待,我们没有任何自滿的理由。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华生,1953年生,江苏省扬州市人,经济学博士,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现任中国侨联华商会副会长等。

>>【华生腾讯博客】

>>【华生搜搜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