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华生'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华生 8 (@华生)

华生

华生,1986年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是影响我国经济改革进程的三...

  •  
    以前听法律界人士说,人权的保护集中体现在弱势群体身上。中国自古以来人一变成犯罪嫌疑人,什么权利均无,有时还要株连九族,社会一般对此习以为常,故而人权保护总也不能进步。但今日见台湾巨贪被定罪的阿扁,保外就医还象受迫害的英雄被人欢呼,当局放晚了两天还挺被动。心想这是否也太过头了吧?
  •  
    元旦三天假,正好校完出版社送来的新书清样,真高兴可以告别一下土地这个题目了。这一年围绕土地制度改革的争论和反复的观点陈述,有时真搞不清是别人固执还是自己愚蠢,因此想到新年就能开新题心里真是舒畅。回首去年研究进展有限,没花多少时间的企业却上了大台阶,可知人的成功中既有努力又有机遇。
  •  
    朋友说现在法治成了时髦口号,中国历史上有过法治吗?我答韩非子的以法律治民当然不是现代所说的法治。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则包含了法治精神。因为法治的真髓就是按事先宣佈的规则一视同仁地执行,不因权贵而回避,不因民众而退让。以此试金石衡量就知什么是法治,中国社会离法治还有多远。
  •  
    那天学生问,张五常的书读完了,下面读什么?我说当然就要读杨小凯,这样虽未回到但又靠近了主流。沉下来多读书特别是经典之作,会使人不致被当今急功近利过眼烟云的东西牵着走。
  •  
    参加三亚财经国际论坛,我说土地的城市化要有节制和耐心,但人口的城市化则要有历史的紧迫感。几亿农民工及其家属居无定所,大几千万留守儿童离父别母,对调这个中国最大的结构扭曲不动真格,人力资本和国家创新能力的提升,农村规模经营的扩大和农业现代化,乃至期望中国转入经济新常态,都不免落空。
  •  
    我应友人之约答了一篇“直面土地私有问题”,谈到土地私有不应当是禁忌、完全可以讨论,同时也不是灵丹妙药。不同网站选不同提法作标题,引来相反倾向的人口水一片。主张者称土地私有是基础和必要条件,反对者称土地私有就是禁忌和祸水。看来在中国的语境下讨论真问题挺难,所以历史总是翻烧饼。
  •  
    看一外媒评论,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内容很多,核心还在稳增长。其实这真没啥奇怪。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没有稳定增长岂不永远贫困?只是在增长速度上会把预期放低,不要勉为其难、得不偿失。同时既然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经济增长的速度就和国际接轨,更多是预测性的而不是指令性指标。
  •  
    前阵带学外出游学,啃张五常教授三斤半重的《经济解释》。张教授停不住的自夸着实考验人的神经,但其思想确有许多火花启迪思索。水光山色间,白天读书,晚上讨论,举一反三,得在其中。想到另一多有闲议的清末奇人翁同龢的一幅对联:“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诚哉斯言!
  •  
    几周前被问及股市,我说大趋势是对蓝畴股有利、大多数中小盘股则不乐观,但股市短期走势取决于大众心理,故无人能未卜先知。果然谁知呢,一个出乎意料的降息就触发了市场狂飙。疯牛从来不能持续,市场肯定会复归正常。但如果以为市场结构有利于蓝畴的长期调整趋势也会终将逝去,那么今后难免还要懊恼。
  •  
    最近见朋友,或一般职员,或已退休的中学老同学都对现反腐拍手称快。即便许多干部,大体也都认为不反腐确实不行。不料那天遇到几位当年在海外的同窗,现在多是院士级的科技权威,谈到反腐情绪激烈,贬之为酷吏反腐。想到发展中国家制度各别,然贪腐严重者众,那反腐治本的制度究竟为何呢?真是个课题。
  •  
    今大学和媒体的两位老朋友来访,言谈中情绪都挺郁闷。我安慰说,中国历史上有个现象:往往国泰民安,皇恩浩荡、国家发展还行的时候,知识分子通常并不得志;而国家动乱、群雄并起乃至生灵涂炭时,以社会为己任的知识分子往往展露头角、恰逢其时。要随着中国现代化转型的深入,这二者才会慢慢一致起来。
  •  
    央行降息说为降社会融资成本。降息肯定会降地方债务和房地产业成本,但降担保和信用有限的社会融资成本要难得多。桌上摆了份在港券商推广沪港通的介绍,客户透支的利息是11.75%,存款利息是在1万港元以上为0.01%。早听说香港存款利息低、金融市场势利,但看了仍然刺激。可见为该降的人降融资成本并不易
  •  
    看今天的新闻,又在讲加快股市注册制改革,降低门槛让小微和创新企业上市了。恕我愚钝,就现在的门槛不降,也已经排队了大几百家企业好几年都上不了市,总说降门槛让小微企业上市是什么意思呢?
  •  
    见到许多网友问股市,其实无人能未卜先知。我个人从来认为港股通对A股市场从长期说意义非凡,对蓝畴股有积极作用,但对大多数中小盘股长期定位就不乐观了。不过股市并非理性者赚钱,而是猜准大众心理的人赚钱。况且尽管沪港通马上落地了,还要看注册制的另一只靴子啥时扔、往哪扔。
  •  
    周末朋友来访,大谈法治理论。我说法治是政治问题。政治问题不在于理论而在利益和实力。我最近忙着给土地问题的书写完最后几篇。土地是经济,经济问题不讲道理马上就会付代价。我研究下来发现,土地改革这些年来举步维艰、进展不大,恐怕主要是改革的主导思路出了问题。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华生,1953年生,江苏省扬州市人,经济学博士,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现任中国侨联华商会副会长等。

>>【华生腾讯博客】

>>【华生搜搜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