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刘福垣'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刘福垣 7 (@刘福垣)

刘福垣

  • 难民问题中国不能回避,必须有个明确的说法!我看是坚决不接收!不唱高调,不充大头!由自然灾害造成的难民,我们可以去救济,但不能让他们进入国内;由政治和战争造成的难民,连救济都不要管,进入国内就更不要提了!否则就是干涉他国内政。国家有难,自己逃走的人不值得同情!不爱母国,何谈其他!
  • 为什么卖菜的摊贩总是和城管打游击?他们的底气是广大居民需要他们物美价廉!如果官方定点菜点和所谓超市能达到小商贩那样实惠,摊贩就难以生存了。政府只要肯作为,不难做到。我20年前就建议大城市把菜篮子工程的钱集中起来在城郊搞蔬菜初加工,净菜进城,价格可以比小商贩的还低。
  • 城市化是空间结构的现代化,只要集聚的效益大于集聚的弊病,城市的规模还会继续扩大;而达到转折点之后,不是城市的规模缩小,而是产生形散神不散的卫星城承担某些功能。这是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性作用,不是政府在摆积木!北京市政府在人为地清理缩小规模,这种缘木求鱼的后果是减少就业破坏和谐。
  • 上海是一个浑然一体的大城市,近些年来城市素质提升很快;而北京像是由数不清的地级市、县级市和乡镇堆积而成,尤其是南城,某些区块几个五年过去了,还是惨不忍睹。有人说,上海是城市人管城市,北京是农村人管城市,或者是京官难当。究竟是是什么原因?建议北京市新领导多听听不同意见。
  • 我国从封建社会来,到资本主义去,达到了资本原始积累的中后期,政治经济学研究的重点应该是两个时代生产方式转化规律,即如何消灭封建的社会基础小农经济,实现农业生产方式现代化,而不是装备现代化;把农民转变为现代市场经济主体,而不是靠寄生性收入的小地主。科学的国家化常常是庸俗化的借口!
  • 无论是文件中,还是街头宣传口号,所使用的理论概念必须经得起推敲,理论彻底才能真正自信。除了价值观不靠谱之外,发展观也与增长观、发财观划不清界限,什么提高发展的质量,让更多的人增加财产性收入,用阶层代替阶级,回避剥削,把按要素分配和按劳分配混为一谈,如此等等。达到难得糊涂的境界了?
  • 寻密之蜂:国民收入扣除劳动力价值V的余额即剩余价值M。M四马分肥,租金和利息占大头是封建主义;纯利润占大头是资本主义;税收占大头主要用于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是社会主义。剩余价值归社会占有的多寡是由公共品和准公共品的价值决定的,或者劳动力再生产中社会保障开支的比重。你有什么看法?
  • 满大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标语口号,也可以说是资本主义的价值观!之所以如此离谱,除了人们把价值观和价值符号混为一谈之外,主要是不懂得社会主义的本质内涵,没进入社会主义历史时期,怎么可能形成其价值观呢?社会主义就是剩余价值大部分归社会占有的主义,其核心价值观是社会利益高于个人利益。
  • 习近平日内瓦讲演几个月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解读高手没有深入解读“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走到哪里了”?不正确回答这个问题,还想搞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我再说一遍,我们是从封建社会来,到资本主义社会去,目前全球形成上中下三军,中国是第三梯队前锋,即资本原始积累和现代化中后期。
  • 一些研究单位正在拼凑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搞清楚理论的逻辑前提要出大笑话!社会主义不是一个独立的社会形态,过渡期不可能有独立的范畴体系;社会主义是剥削率低于50%的资本主义,没有国家特色,只有发达国家才可能是社会主义国家,发展中国家还没有告别封建主义,何谈社会主义?
  • 有一种泛中国特色的错误倾向值得注意。社会主义、哲学、社会科学、政治经济学和化学、物理学一样,都不宜加上中国特色,加上了就不科学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个提法是科学的,是道路的特色,不是主义的特色。因为中国的劳动者不是一无所有,而是全民资产的主人,不必交保险直接享受社会保障!
  • 哈哈!我看了某些评论,真是可怜可笑,毫无哲学思维能力,竟然妄谈智商!?金家政权能够存在,外部压力帮倒忙是主要原因之一。外敌是内部专治的借口和条件。动机和效果统一起来,不管当事各方口头怎么说,甚至怎么想,客观效果是:美国政府和金家是死党,战略伙伴,目标是中国。你帮谁都是糊涂蛋!
  • 天津新书记水平高:说滨海新区国内总产值突破万亿,产业结构新,业态布局新,发展动力新,要以雄安新区为标准标杆。一个三新破万的建成区,却要向一个没有影的待开发区看齐,真是莫名其妙!人家是千年大计,标准标杆展现之日,滨海新区与海平面的关系都难以预测!正确的说法应是从新的规划理念学点啥。
  • 改革为什么不能像反腐败那样来点真的?天不热谁也不脱衣服,天不冷谁不加衣服,看来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但哪里来的压力?改革的本质是利益的再分配。而物质财富占优势的阶级,在意识形态和舆论上也必然占优势。他们有了恒产也就有了阻碍改革的恒心!不动产的撒灰政策为后续改革制造了难以逾越的障碍。
  • 决策当局应该学点哲学,自由贸易区泛滥等于没有自由贸易区!其实自WTO以后,就没有必要搞什么自贸区了!一个国家搞这么多自贸区,就意味着在自贸区外政府不想让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性作用。30年前在深圳搞试点是正确的,现在应该整体性改革经济体制的时候,却不断铺试点的摊子,说到底就是不想改自己!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刘福垣,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