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刘瑞琳'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刘瑞琳 5 (@刘瑞琳)

刘瑞琳

China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北京贝贝特出版公司总经理。 这辈子只能做书...

  • 终于完成任务啦 || @大家: 一个人没法给出他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大江健三郎在成长中遇到的呵护,与他对自己智障孩子的爱,是同一个源流。本周星期ONE,@tufeiranyunfei 老师的《大江健三郎的生长史》成为了@刘瑞琳 @连岳 @杨瑞春 三位评委的一致选择!原文请点击:http://url.cn/LlMTSc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可怕的中年倦怠,无奈的人生体验,那么,我们怎么办?! || @大家: 【@陈思呈 :不要成为绝望的中年人】“因为害怕卑微而主动选择卑微,因为害怕失败而主动选择失败。”推荐本文进入本周《大家》#星期ONE#提名。期待@刘瑞琳 @连岳 @杨瑞春 三位评委的点评~~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上篇看老霍如何“深受国家伤害”,专制主义是艺术、艺术家的天敌;下篇看这个“老魔鬼”的个性和魅力,皇帝就是皇帝,都令人感慨唏嘘。中国出不了老霍,即便有这样的苗子,也早早被扼杀。我们要花多少功夫才能培养出如纽约街头寒风中排队、如前苏联艺术学院里一般追赶、欣赏和理解老霍的人?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健康的人性、健康的情感的养成难于也重于健康身体的养成。但一个人不能给出他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如何做父母,是人最自然的能力,更是终其一生都要学习的课业。也是每个人最自以为是的地方。我们可以很轻易指出体制教育、学校教育的问题,很容易看到其他父母的问题,而对为人父母的自己呢?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有灵魂才有魅力。巴西足球的魅力也许就是,在“既要爱,又要梦想,还要金杯”的多重矛盾中摇摆的活力四射的身姿。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从老书中挖掘出新话题新视角:个体对体制的反抗是可能的吗?“现实而真切”。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可以不懂足球,但还是爱看张晓舟的“球评”。足球在艺术审美、人生感悟、文明反思中左冲右突。鬼灵精怪,渊博而调皮。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关于中国与埃及,关于文明与革命,关于观察者与写作者,这之间的差异和共鸣,被敏锐地捕捉到,轻灵地表达出。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在结论之后连续追问,众声喧哗时保持冷静。也许温情和德治只是陈腐观念呈现的幌子。打破规则的规则是什么?我们需要不断清理自己脚下的边界。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太多的吐槽、嘲讽之后呢?此文厚积痛发。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星期ONE# 越来越多的机会,使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问题:应该以怎样的姿态踏上一个全然未知的土地。的确,即便在最缺乏了解的异乡,我们所看到和感知到的一切,也都是经我们自身世界的投射而来 。能否尽可能以无我去看待他人、他文明,不仅是对人的文明教养程度的拷问,也是对文明包容性的检测。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面对中日关系的新阶段,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文章。不过,在日本从单一民族社会走向移民社会,与对父亲形象的新渴望之间,似乎还缺乏更有力的逻辑关联。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如果随时可以被关机重启,泰国的民主是真的民主吗?先别急着判断。马立明这篇文章简洁地描绘了泰国的政治版图及历史。无论如何,重启之后运行的,依然是民主制度,而非专制。即便有限,亦是民主。更重要的是,走向民主,已是共识。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刘瑞琳,哲学硕士,现任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总编辑,曾获《中国新闻周刊》“十年影响力之出版界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