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李鑫'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李鑫 8 (@杜康酒业李鑫)

李鑫

ShaanxiXi"an 6月19日 就职于西安新古都酒业有限公...

李鑫,西安新古都酒业董事长,七子之歌商标持有人。曾获新长征突击手称号...

  • 面对《美国陷阱》的情节,我们有了不同的故事! 我一直习惯把美国等一些国家称为海盗国家,他们和他们的祖上,就是通过海盗手段开疆拓土,搜刮财富。在他们的意识里,只要手段够硬,手够得到,就是正确的。 只是这次他们选定的目标是我们,我们必将送他一本教科书。 http://url.cn/5bfmUyt
  • 《等待祭台上禽兽》 因感染新型肺炎,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抢救无效,今去世。 孟子说做人应异于禽兽。 有人把李医生誉为庚子八君子, 34岁的他和许多生命在这次惑乱中逝去了。 不知那些做了禽兽的人, 活的可安心? 在良知的祭台上需要禽兽。 我们还侥幸的活着, 等那祭台焚香的时刻。
  • 七子之歌·台湾 现代 · 闻一多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水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 《密林深处的八音盒》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密林, 伴随少年情愁至今, 它枝繁叶茂,浓密幽深。 偶然间,一习风至,树叶莎莎。 叮咚叮咚,穿出八音盒的乐章。 原来,每个密林中都藏着一只挂着心锁的八音盒。 只待风来, 叮咚叮咚……
  • 《一个有白胡子的少年情愁》 那时,上学的路上,一直有两个车辙在交汇,总有时差。在同一座城,夕阳下的身影很长,或有重叠,少了相逢。 远了,曾试着在QQ上寻,在搜狐同学录找,都有登录,终不见。 感谢如今,如此。时光流沙,变化不多。 彼此如原来,并未随年月生疏。一见面,时光压缩,如若那少年。
  • 呵呵你到对面有些远哦⊙∀⊙!
  • 他的一米八多的大个子,一直很壮实,前几年帮我捎东西开车来的,一下子瘦了许多,他在走路减肥很有成效,我很羡慕 他开了快30年车,很专业,很爱惜车,他的车总是干干净净,因为他没事了手里总有抹布,我总想让他当我师父
    李鑫 
    田海龙,走了,他离开了这个世间,刚刚听说,令我异常难受 我们认识23年了,我们是兄弟,是好友,也同事十年,在一个房间住了很久 距上次通话有两个月了,那天他开车去宝鸡 我俩一开口就总戏称对方是教授,是首长。都当过兵,叫他田教授是因为他在一些问题上比我看得透彻,看得简约
  • 今年三月,田海龙悄然离开干了20多年的单位,从不抱怨,在我俩一个小时的电话里,他还是宽容看待一切,对当下积极 他是三个女儿的爹,为孩子和老婆一直忙活,踏实操办 他比我还小,但他的脚步快了些,为什么勤勉的人会这样,为什么善良的人会这样,为什么总这样
  • 田海龙,一米八多的大个子,一直很壮实,前几年帮我捎东西开车来的,一下子瘦了许多,他在走路减肥很有成效,我很羡慕 他开了快30年车,很专业,很爱惜车,他的车总是干干净净,因为他没事了手里总有抹布,我总想让他当我师父 他干销售很诚实,待客户真诚,仔细,从不浮夸,从不摆谱。
  • 田海龙,走了,他离开了这个世间,刚刚听说,令我异常难受 我们认识23年了,我们是兄弟,是好友,也同事十年,在一个房间住了很久 距上次通话有两个月了,那天他开车去宝鸡 我俩一开口就总戏称对方是教授,是首长。都当过兵,叫他田教授是因为他在一些问题上比我看得透彻,看得简约
  •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人生几十年,议论别人多半是以自己为参照,没有对错,只有是否接受
    李鑫 
    烟云飘过,记忆深刻。 在连队的日子,辛苦快乐! 当兵的岁月是苦乐年华,炼狱时光。 我们每个人都成长了,渐渐形成独立的价值观,走了后来不同人生路。唯一不变的是我们浓烈的战友情感,真挚单纯,火热长久。
  • 烟云飘过,记忆深刻。 在连队的日子,辛苦快乐! 当兵的岁月是苦乐年华,炼狱时光。 我们每个人都成长了,渐渐形成独立的价值观,走了后来不同人生路。唯一不变的是我们浓烈的战友情感,真挚单纯,火热长久。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李鑫,西安新古都酒业董事长,七子之歌商标持有人。曾获新长征突击手称号,十余年从业电视新闻,零九年成功创作推出中国首款婚宴主题酒“白水杜康红盖头酒”,是中国自主开发首套汽车灵活性燃料应用系统实验人、发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