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李银河'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李银河 6 (@李银河)

李银河

Capricorn 更多资料

李银河,著名社会学家

  • 长期以来,人们已经习惯于针对性行为的惩罚性法律,认为它是天经地义的。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习俗和话语是在如何塑造人们自以为“自然而然”的观点和看法,它们是如何控制了人们的思维和分辨是非的能力,它们又是如何压抑了人们的自由思想的。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性应当成为立法对象吗?
  • 人可以离开所有这些斗争,选择彻底的隐居生活,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完全回到自身,思索自身的存在,静静享受自身的存在时间。但是,那样的生活难免平淡。参加了斗争,就像给平淡的生活之汤加了一把盐,使得它更加有滋有味一些。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战斗的激情是生活之盐。
  • 阴阳思想是最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思想,一阴一阳,一男一女;阴不可无阳,阳不可无阴;男不可无女,女不可无男。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这种观念的优点在于,性在这种文化背景下被视为一件好事,而不是罪恶;是一件顺应自然的事,而不是违反自然的事。李银河公众号已推:我是人,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
  • 《那天午夜》 那天午夜 你不辞而别/ 你在高空 那里清澈蔚蓝 白云飘过 是你的身影/ 你在深海 那里温暖深邃 水波荡漾 是你的鼻息/ 你在森林 那里枝繁叶茂 微风吹拂 是你的灵魂/ 那天午夜 你不辞而别 李银河公众号今日推送:那天午夜
  • 有人说,在我们这样的社会中,只出理论家,权威理论的阐释者和意识形态专家,不出思想家,而在我看来,小波是一个例外,他是一位自由思想家。自由人文主义的立场贯穿在他的整个人格和思想之中。他特别反对一切霸道的、不讲理的、教条主义的东西。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浪漫骑士、行吟诗人、自由思想家。
  • 与宗教的臣服于神灵不同,世俗的修行的最高精神境界是自由。人在没有修行之时,处于必然之中,在修行成功之时,处于自由状态。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没有修道院、寺庙,无神论者怎么办?
  • 经过了几十年的生活,做过了很多很多事情之后,发现最有意思的事情还是恋爱。其他事也有趣,比如写小说,但是还是比不过恋爱,因为写作只须独处即可,恋爱牵涉到另一个灵魂;写作可以预期一切,可以随意更改一切,恋爱却不可预期。 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恋爱是世间最有趣的游戏
  • 在造物眼中,一切事物以至人的存在本身都是一个笑话。游戏心态最符合存在本身的性质。如果想活得快乐,一定要有一点幽默感,不仅对自己很看重的东西,比如爱情、名利等等,要有点幽默感,不要过于纠结;而且对于艰难困苦也应当有点幽默感,以便减轻痛苦程度。李银河公众号已更新:你就缺一点点幽默感
  • 宏观上看人生是没有意义的。不过从微观上你可以让自己活得快乐,赋予人生意义。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人生的许多甜,你都尝到了吗?http://url.cn/2BT72jT
  • 逼婚和催婚现象是一个最典型的中国特色问题,来自我们的家庭本位传统文化。在个人本位的社会就完全不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因为我们的文化把家庭的价值放在首位,个人的价值放在次位,在二者发生矛盾时,后者一定要服从于前者。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你无法仅凭外表判断她的性取向。
  • 果一个人此生的目的就是追求那些用各种各样的世俗标准来衡量的成就:譬如名望、金钱、地位,那他就永远不能停歇,永远没有时间享受此生的愉悦。李银河、方刚 重磅力推最新微课:做知“性”男女,人生从此不同。关注公众号“知道学堂”,获取报名详情。
  • 只有沉静,没有美好,还不是人生化境。如果只是每日无所事事,呆若木鸡,静则静矣,生活质量却未必高尚。只有在沉静之外,日日品尝人生之美,夜夜享用存在之美好,才能获得生命的美好感觉。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进入生命的静美阶段。
  • 生殖本能说无法解释人类在没有生殖目的时仍会有性的欲望这一现象,于是又有了关于性欲望是人类在生理上和心理上相互接触的需要这样一种理论。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人的性欲望是怎样形成的呢?
  • "你应当改变对自己魅力的看法,从否定改变为肯定,把自己不知为什么在异性眼中那么有魅力这件事看成一件好事,而不是坏事;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而不是一件值得羞愧的事。这样你就知道该怎么办了"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不什么不对自己的魅力欢欣鼓舞呢?
  • 现代性学的自慰无害论已属共识,国内还有一些陈旧的观念在传播,是因为性教育工作尚未普及。自慰行为与做爱行为从解剖学角度看属于完全相同的生理过程,在未婚无性伴的情况下,是性欲的最佳解决途径。李银河公众号已推送:性行为不要违反乱伦禁忌//银河答问【18】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李银河,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1952年生于北京。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李银河《大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