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麦田'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麦田 8 (@麦田)

麦田

BeijingHaidian 就职于北京麦田互动网络技术... 天津大学

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日拱一卒,不期速成

  • 这个观察不正确,不是“智商”,而是和妈妈是否比较喜欢思考有关。妈妈如果比较喜欢思考,心事多,情绪不够放松,就会影响乳腺分泌;反之,如果心大,不怎么想事,随遇而安,情绪稳定愉悦,奶水就多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 带闺女下楼散步,电梯在3楼开了,另一户人家进来,有个小妹妹,一看见我闺女就高兴的喊着“姐姐,姐姐”,吐词清晰,特别热情。闺女只淡定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扭过头一言不发,特别高冷的范儿。没办法,天生丽质,就是这么傲娇!但她爹我知道,其实,她是因为还不会说“妹妹”这两个字。
  • 闺女太好吃了!胃口极好。晚上吃了饭,吃了奶,刷了牙,准备睡觉。她突然想起巧克力,于是吭哧吭哧爬起来,拉着我的手一路小跑进厨房,让我帮她开冰箱。我不给她吃,直接把她抱回床上。她就又爬起来,奔向厨房。。。循环n次,我只好妥协了,打开冰箱拿了个巧克力豆塞自己嘴里,把她气哭了
  • 前段时间我不是说想做好事帮人提东西又不好意思吗?今天机会又来了!刚出城铁,看见一哥们推着简易行李车艰难的下台阶,一步步挪。我赶紧一个箭步冲上去说,“来,我帮你”,然后去帮他挪行李车。结果这哥们差点摔倒!我定睛一看,原来他是缺了条腿的残障人士,不是车重,而是靠车保持身体平衡。
  • 我擦,人艰不拆好不好!不知道徐志斌 是大牛吗?! || 新潮鲁叔: 原来如此!麦田 真势利!看来IT圈里也是一样地腐败呀! || 符德坤: 徐太太管腾讯开放平台 || 新潮鲁叔: 麦偶最近总是喜欢抱徐总大腿,偶尔还要撒几声娇,这是为什么呢?
    麦田 
    我晕。我才知道美啦美妆是张博 做的啊,徐志斌 徐总,我太孤陋寡闻了。
  • 纠正一下,马伯庸的文章,对当时的我,没任何影响。他那是文人文字,小机灵一大堆,但没有风骨没有力量,不可能对我有影响。当时对我有影响的是李其纲的声明,让我以为冤枉了李其纲。。。n年前的事情了,多说无益,总之马伯庸对我没啥影响,你知道就可以了。
    童大焕 
    方韩之争一开始并非舟子和寒之争,而是麦田《人造韩寒》揭韩寒有假,被作家马伯庸《从<人造韩寒>看如何构筑阴谋论》剥了个体无完肤。仅三天,麦田就缴械投降,通过微博向韩寒等人致歉。韩寒在接受道歉同时讽刺了曾支持麦田的方舟子。方老虎屁股摸不得,一跳三丈高,立即开始对韩寒“打假”
  • 我晕。我才知道美啦美妆是张博 做的啊,徐志斌 徐总,我太孤陋寡闻了。
  • || 杨董超: 小哥们和小女孩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这位大叔就别插括了。
    麦田 
    刚参加了徐志斌 组织的一个业界交流,内容很精彩。会议结束后,我和一个小哥们,一个小女孩一起坐电梯,在电梯里,两人对话上了:“我待会要飞回深圳,你呢?”“我明天才回上海”。我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你们是专门飞过来开会?”当得到肯定答案后,我默默低下头,沉默的穿过马路,回到家里。
  • 收获非常大!真的很好! || 徐志斌: 哈哈!!强大!!这个会有收获吗?
    麦田 
    刚参加了徐志斌 组织的一个业界交流,内容很精彩。会议结束后,我和一个小哥们,一个小女孩一起坐电梯,在电梯里,两人对话上了:“我待会要飞回深圳,你呢?”“我明天才回上海”。我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你们是专门飞过来开会?”当得到肯定答案后,我默默低下头,沉默的穿过马路,回到家里。
  • 刚参加了徐志斌 组织的一个业界交流,内容很精彩。会议结束后,我和一个小哥们,一个小女孩一起坐电梯,在电梯里,两人对话上了:“我待会要飞回深圳,你呢?”“我明天才回上海”。我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你们是专门飞过来开会?”当得到肯定答案后,我默默低下头,沉默的穿过马路,回到家里。
  • 奶奶或者外婆 || 一只有爱的巫婆: 这妈妈的心是有多大啊!
    麦田 
    离路口还有50米左右,绿灯,我正准备变线到前车右侧车道,突然前车一个急刹,本能的我也踩刹车。然后就看见,一个婴儿车突然从前面冒出来,施施然的,紧接着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很从容的,推着婴儿车闯红灯。幸好我刚才没变线到右侧车道啊,要不正好迎上去!心里顿时千万匹草泥马奔涌而过
  • 离路口还有50米左右,绿灯,我正准备变线到前车右侧车道,突然前车一个急刹,本能的我也踩刹车。然后就看见,一个婴儿车突然从前面冒出来,施施然的,紧接着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很从容的,推着婴儿车闯红灯。幸好我刚才没变线到右侧车道啊,要不正好迎上去!心里顿时千万匹草泥马奔涌而过
  • 今天看到一个奇葩帖子:说是小朋友如果消化不好,中医说这是“疳积”,要扎针疗法。就是把小朋友的手绑住,然后用针扎手掌虎口处,要扎出血,然后挤出渗液,这样治疗。奇葩的是,有个孩子妈真信了,扎得孩子8个手指都是鲜血淋漓,然后问大夫怎么回事,大夫说:这说明你的孩子身体好。嗯,合辙白扎了。
  • 相信中医的就两种人,一种是几乎从来没关注过医疗方面的问题,平时身体好,没关心生病的事情,从小到大又一直接触到中医,顺理成章现在也相信中医。这种“信”,其实是没关心,没了解;第二种人是关注过医疗问题,经过对比研究,还选择相信中医。这后一种人,其实说白了就是傻。没别的。
  • 奇葩,所以脑袋被夹了
    Sorry, the source post has been deleted.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麦田,“口袋育儿”手机软件创始人,微博同城北京观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