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史炜的财经分析'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史炜的财经分析

BeijingXicheng

学者, 研究员, 专门从事宏观经济和产业政策研究.

  • 这周电信的主题是宽带, 周五下午在北京有一个高层的发布会, 国务院领导\部长和三大运营商都要表态. 我被作为专家邀请参会. 现在看, 我肯定能挤出时间到会.届时, 我会用微博同步把会议的情况告诉各位网友(现场发微博已获支持).
  • 上午向杨景和何霞两位老师请教宽带应用和LET前景,收获很多。我的感受是,宽带战略在内容上仍受制于传统运营体系,在无线和骨干网优化的考虑有限,其主要是推进用户体验。而LET会对现有的终端进行一次洗牌,特别是LTE与iPhone终端的共享,及对其他两家公司的冲击。我认为LET商用会导致市场结构的变化。
  • 经济学家关心政治,是出于顶层制度改革的期望—:正确;政治家关心政治,是出于本份和本职:正确;文学家关心政治,是因文学来自于政治和社会:正确;草民关心政治,代表着百姓参政议政的进步:正确;企业家关心政治,是为了找到财富与地位的公平:正确。但把几个“正确”放一起,就不正确了。为什么?
  • 3.15,爆光麦当劳过期食品,这不是麦当劳的错,是中国经销店的错。要把原则搞清楚。我们同样可以抽查一下中国的连锁超市、酒店,卖了多少过期食品,用了多少卫生不达标的酒店被褥。拿麦当劳作靶子本没错,但切记,靶子不是麦当劳,而是中国经销者。
  • 思考:中国电信什么更新最快?手机终端。中国电信业中,什么死的最快?是国产手机生产和贴牌企业。电信业什么变化的最慢?电信运营商的领导意识。电信业什么从来都慢?是拿到消费者入网费后,网络扩容极慢。由此,我们大致可以看出电信运营商可怜的盈利模式,也看到中国手机制造商可悲的发展模式。
  • 在社会保障研究中,改革设计者往往第一步研究的是国家财力问题,在这个既定框架内,再研究能为百姓解决多少社会保障和福利,当发现资金缺口过大时,就推脱式地提出要成立专门机构、基金、政策,实际是什么对策也没提。建立社会保障体系的改革,首先就要触及财税体制改革,但没人愿为此与财政发生冲突。
  • 改革的设计者如果不具体地考虑人民的得失,改革方案的制定就难以摆脱为改革而改革的死圈,认识这一点容易,改变这一点很难,需要我们的官员、学者重新定位自己的方法和原则。
  • 两会随感:我们过去谈国有企业改革和市场体制建设时,重点精力和手段都放在企业制度的改革上,但在企业新制度的设计中,忽略了一个基本的问题,即:几乎没有考虑到企业基本员工在改革中的利益保障,忽略了在市场化进程中,平民百姓基本利益的保障,我这里指的是微观和具体环节的保障。改革能没阻力吗?
  • 房价回归到合理的、居民可承受的价格,是政府的职责。但是,房地产价格的回落一定要看结构,今年1-2月全国放价的下降,主要是新楼盘和边远楼盘,城市中心区房价还在涨,所以,用平均数说市场,只能进一步欺骗老百姓。象谢国忠等一再唱空房市,扬言房价会跌50%上的学者,需要重新学习ABC。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史炜,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产业室主任、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