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沈克尼'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沈克尼 6 (@沈克尼)

沈克尼

NingxiaYinchuan Capricorn 更多资料

种地、做工、从政,都没忘余暇研读军事。未曾从军,却读过装甲兵指挥学院...

  • 拙稿在第11期《世界军事》刊出。外婆是无锡人,我儿时听她讲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抗战中日本飞机轰炸,逃难的人流争相挤过一座桥。一个老奶奶一手抱小孙子,一手抱只鸭。拥挤中老人舍弃了鸭子,双手紧紧抱着小孙子。待挤过桥才发现她怀中抱着的竟是鸭子……每见日军航空兵要地志便会想起这故事。
  • 黑龙江绥芬河抗联第88旅纪念馆,我见到了88旅官兵的历史照片和军旗。这支部队曾在苏联境内训练射击、滑雪、伞降、无线电收发报等特种作战技能,他们为苏联红军粉碎日本关东军的作战,提供了卓越的情报支持。我在留言簿中写下当年抗联刻在密营树上的一句话“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如今,果然!
  • 战争与和平一黑龙江绥芬河天长山日军要塞附近的桦树林。据说,天长山中未发现的日军工事中,还埋藏着可供两个师团使用的武器装备未找到。
  • 宁夏图书馆5月2日讲座要海报照片,我选了宁夏画院王印泉为我画的“八路”油画。我上过4所军校,其前身分别是:抗大二分校(石家庄陆军参谋学院),新四军随营学校(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抗日军政大学(国防大学)。每见抗大校旗和抗大二分校前辈学员训练的照片和孙毅校长为我的题签,颇为鼓舞!
  • “人间四月天”的北方民族大学校园,花红柳绿。香甜不独云南有,宁夏也是繁花似锦,也做鲜花饼。 继上周《野外生存》第二讲《野外辨向》之后,今日第三讲《找水与取火》。我从宋代兵书《武经总要》中军队找水开始。同时请学生上台互动。今天,奖励自己宁夏制作的鲜花饼!
  • 读三巨册台湾征集的《抗战记忆》历史照片集,见抗战初期国民党军的新型军事装备。
  • 我对火车有太多的记忆。在首都机场候机大厅商店见到火车头的模型,竟不舍得移步。周日(4月9日)我将在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讲《百年来日本对中国地图的盗与测》。若𣎴是飞机票邀请方已定,我想坐火车去南京呢。
  • 朋友的好相机,我的好照片。京行手机速写。
  • 徐焰将军新书《脱胎换骨一纵横古今谈军改》发布会,见到熟悉的乔良空军少将,学者萨苏等。近年来,长江文艺出版社致力于开发军事前沿的图书,取得可喜的成绩。发布会中,徐焰和乔良两位将军解答了媒体提出的许多令人关注的问题。
  • 我行经400万人口的四川内江,丰饶、广阔。我曾撰文对侵华日军对四川的所谓“五号作战”与兵要地志做过探讨。当年日军参谋本部调制的《四川省兵要地志》对内江部队宿营能力的判断竟为“约二大”,即步兵二个大队。当时日军编制,步兵大队800一1500人,不知精明的日本人缘何得岀如此可笑的判断?
  • 山间铃响马帮来一彝寨速写
  • 入云南凤庆县紫微苗寨,村落干净卫生,虽说不上富足,但衣食无忧。主人拎出五种粮食酿造的米酒,味微酸而清香回甘。听说此酒还没有酒名,我让村主任请出笔纸,一笔烂字斗胆在红纸上题写“苖寨五谷液”贴在酒坛上,并建议村乡县的干部,一定要去工商为紫微的苖酒注册登记商标,而且要传扬出去!
  • 上午去云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拜会,请得他们热忱的工作支持。中午翻山走茶马古道,滇行路上所见颇亲切。特别是“虎街”戴蓝色解放帽的老姐姐,颇有“不知今昔是何年?”之慨。
  • 今我的《中国军事地形学源流》发表在《世界军事》杂志第5期。说来也巧,五年前我的《中国兵要地志源流》也是该杂志第5期刊出。有人问这么冷僻的军事学术问题,为什么是你这“老百姓”填补完成?我无言以对,这应该是一种宿命。高兴文中选用我初中时抄写的《军事地形学》笔记中的道路侦察略图。
  • 中蒙边境阿拉善银根戈壁中的独立树。冬天,它佝偻的身躯等待着那绿叶萌发生机勃勃的春和夏。我的魂灵向老树发问:树啊,您见过阿宝、和罗理、达里扎雅一辈辈和硕特王爷的马队、驼群。可知道,您身后高地的垒石围是何人修建?匈奴单于?还是汉大司马冠军候骠骑将军霍公去病?……树不言也不语。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沈克尼,国防生客座教授、预备役大校。沈克尼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