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苏童'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苏童 7 (@苏童)

苏童
  • 在里约国内机场,遇见一群球迷,看衣服就知道了,克罗地亚人,要去圣保罗给自己球队加油,但是,这多半会是一次失落之旅吧?
  • 陳文茜 
    1999年馬奎斯罹患淋巴癌,他預告了自己的死亡紀事,「如果我有一顆心,我會將仇恨寫在冰上,然後期待太陽昇起;如果我有一段生命,我不會放過那怕其中的一天,對我愛的人說:我愛他們」。陳文茜撰寫長文「預知死亡紀事 」#长微博#http://url.cn/OQMLWc
  • 马年即将来临,希望所有人都有一匹骏马,当然,更希望所有骑马的人能找到理想谷的路标。 || 麦家: 今天是2013的最后一天了,听说今晚陪你走过的人都能相守一生一世,对于我来说,有书相伴就是福。希望2014年大家都能“马上书福”~
    麦家理想谷 
    【马上“书福”:理想谷新年给大家赠书送福啦!】为感谢大家这半年来对麦家理想谷的支持,即日起,只要您关注“麦家理想谷”微信公共号,并给我们留言,就有机会获得麦家老师新年祝福书一本,祝大家马年“书书福福”!数量有限,大家“马上行动”哦~详情请猛戳下图!微信号:麦家理想谷
  • 我年轻时代爱写烂诗,动不动宣称自己要去流浪。有一年严冬,在街头看见一个卧地的流浪汉一动不动,不知死活,突然觉得抒情是可以令人脸红的。所谓文艺腔,看看他人的生存,也许便会得到纠正。而流浪这个词语,我至今敏感,它可能更多指涉人的内心生活,没有家,或者忘记了通往家门的那条路。
  • 很多时候,人所遭遇的不是幸福,也不是愤怒,而是某些灰暗的不适感。无论怎样的倾诉和排解都难以清除这种不适,所以,不妨视其为另一种生命体征,或者是一个隐秘的入口,带你进入思想的通道,最自然地研究我与社会的问题。人的精神财富,不是由幸福或愤怒堆砌,而是将生命的种种不适,写成自己的药方。
  • 小崔目前未现身,有个小白已经出来了,是唱歌的,是快乐男声。
    王旭明 
    #闲思#当崔永元由小崔变成老崔并当上政协委员,当白岩松由小白变成老白并当上政协委员,我们祝贺却仍怀念小崔、小白~~新生代的小崔、小白呵,你们在哪里,在哪里?!
  • 谢谢这个摄影记者,似乎让隔夜的安眠药在我脸上发挥了正能量。谢谢麦家兄对《黄雀记》的美言,尤其是在未服安眠药的状态下,文责自负啊!|| 麦家: 二十年过去了,苏童还是那么帅,小说还是那么捧。他的新作《黄雀记》像一颗在地下埋了千年的琥珀一样,轻盈而饱满,内敛又耀眼。
    麦家理想谷 
    #理想的仪式#苏童(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原著作者)是来理想谷做客的首批作家,麦家调皮地称他为“灯笼”。苏童智慧幽默地“自嘲”道:“‘灯笼’的使命就是贺喜的,照亮别人的” 。仪式当天,秋阳灿烂,苏童说,“这么火爆的太阳照在理想谷前面,这就意味着以后它能跟火爆结伴,跟阳光结伴” 。
  • 麦家理想谷,9月15号上午10点。开谷了。
  • 我中学时代的语文课本,几乎什么都记不住了,偏偏对英语课本中的一课内容记忆清晰:Never forget class struggle!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王跃文 
    中学时在语文课本里读过的现代文学作品,我印象最深刻的只有鲁迅先生的,比如《故乡》《祝福》《为了忘却的纪念》《纪念刘和珍君》《藤野先生》。我至今冬天还乡,耳边仍会回响起《故乡》开头的句子:我冒了严寒,回到相隔二千余里,别了二十多年的故乡去;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色又阴晦了。
  • 是的,前天刚刚收到了《黄雀记》样书,封面上是一树黄花。 || 马格: 苏老师您好,我是您的一名读者,我想问一下您,关于在第三期上刊载的<<黄雀记>>的出版情况,是在八月出版么,期待您的答复。
    苏童 
    “站在一旁,无能为力地看着,真是一种煎熬------如今,沉默被视作怪异,我的种族也大抵忘记了言简意赅的美。如今,舌头动个不停,思想却无处可寻。”这是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妮·莫里森的小说《爱》开篇部分的几句话,她用自己的文字向读者演绎,什么是言简意赅的美。
  • “站在一旁,无能为力地看着,真是一种煎熬------如今,沉默被视作怪异,我的种族也大抵忘记了言简意赅的美。如今,舌头动个不停,思想却无处可寻。”这是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妮·莫里森的小说《爱》开篇部分的几句话,她用自己的文字向读者演绎,什么是言简意赅的美。
  • 听说香港导演王家卫一旦摘了墨镜,别人便认不出他是谁了。他常年坚持以墨镜应对公众视线,真是一个绝妙的公关策略,不仅将墨镜变成了注册商标,还有效保护了自己心灵的窗户。这个传媒时代充满了摄像头,却无法穿透一副墨镜,不得不说,我们获取的这个世界的影像,一部分是真实,另一部分只是假象。
  • 网球那点事,本是一点球事,不该饶舌多说。但刚才看穆雷血战沃达斯科(从零比二到三比二)的时候,看台上的英国人为穆雷摇旗呐喊,那么文明,那么热烈,那么充满爱意,突然很有感触。李娜一定羡慕穆雷吧?他的同胞只为他加油呐喊,并不要求他感谢球迷感谢祖国,当然,更不要求他当公知。
  • 青年导演李睿珺带着一只白鹤,去了巴西。他的电影《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在刚刚闭幕的巴西利亚电影节上得了最佳导演奖。是一个很好的电影节,一个很闪光的奖项,可惜万里迢迢,国内媒体难以抵达,被迫低调了。电影不如酒,就怕巷子深,所以,替李睿珺鼓掌三次,以后拍电影,希望不必打工挣钱了。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苏童,著名作家,当代最优秀的短篇小说家。代表作品:《妻妾成群》、《米》、《妇女生活》、《红粉》、《1934年的逃亡》、《我的帝王生涯》、《离婚指南》、《碧奴》等。与余华、莫言并称为先锋作家的代表性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