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吴军'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吴军 5 (@对外经贸大学吴军)

吴军
  • 石油、电力、通讯等,其收益也不弱于银行部门吧!3、银行“暴利”与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收费无关,主要是来源于信贷利差。银行提供的中间业务收费高吗?譬如异地汇兑,长期以来邮汇是按1%收费,现在银行显然大大低于这个水平吧!因此,指责银行“乱收费”,有欠公允吧!
  • 社会对银行“暴利”议论很多,许多媒体来电话采访。我想,与其通过媒体,还不如自己在微博中谈谈自己的看法。 我的看法是:1、银行“暴利”并不是银行自身的问题,而是利率管制下国家政策倾向的结果,且国有银行所获得的高利大多数为国家所得;2、“暴利”也不是银行一业的问题,其它国家垄断产业、如
  • (继前)结论是:今天下调存款准备率是挽回去年四季度政策过紧的措施,并不意味着稳健货币政策取向的变化。 那么,既然在去年10月就出现国外资产负增长、11月出现基础货币负增长情况,却要延迟到去年12月24日才下调半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呢?我想,这里可能还是藏有玄机吧。(待续)
  • 但既然有被高水平准备率冻结的巨额过剩流动性存量,显然在不增加央行资产的情况下通过下调准备率释放部分流动性,既可缓解去年四季度政策过紧而导致流动性紧缩,又消化了部分过剩流动性存量,应该是属于在宏观审慎框架下的调控选择,属于央行稳健货币政策下补充基础货币的正常操作。(待续)
  • 发行央票等形式将过度投放的基础货币锁定、冻结起来。 去年第四季度,因国际收支逆差,央行的外汇占款余额逐月下降,从而使基础货币投放为负,并使今年1月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减少了8千多亿、狭义货币M1减少了将近2万亿。当然,央行也可以通过发放再贷款增发基础货币。(待续)
  • 继去年底下调半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率后,人民银行又宣布下调半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率、并于明天执行。许多人问是否预示货币政策转向宽松之兆?其实,作为货币当局,人民银行担负向社会提供足够的货币资金的责任,主要是通过购买外汇、国债或发放再贷款等渠道供给基础货币。(待续)
  • 今天很幸运地接受了@serinaxie 赵家小妹 两位腾讯财经记者的采访。并帮我开通了微博,我感到非常高兴。今后可以通过这个平台畅所欲言。

Verified

吴军,中国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