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谢军'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谢军 3 (@牛华网谢军)

谢军

BeijingChaoyang 就职于华军软件园

微博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

  • 我始终是一个微博的悲观主义者,我从来没有否认微博在信息传播速度上的出众,但反过来速度依然说明不了什么。当代社会无可否认的是一个崇尚快餐主义的社会,所有的一切都追求短、平、快。而微博正好具有这些特性,因此微博的崛起并不偶然,反而还很必然,然而它的寿命几何?审美疲劳之后终归平静。
  • 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像今天这样的互联网“盛景”,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恐慌。在众人喜形于色忙于捞金的时候,我们似乎感觉到了万里之外的黑云正诡笑着向我们移动。在一家又一家公司实现“美国梦“的时候,10年前的那场互联网灾难却如此清晰的出现在我们脑海里。
  • 我们永远处在对商业文明的极度渴求中,我们总是不经意间抱着人文的情怀去期待商业巨鳄们能为人类缔造一种为人颂扬的经济秩序。然而事实是我们期待了几千年,也失望了几千年,现如今的商业环境是不是比古代社会更好更人性呢?我想不尽然,甚至不是在这方面就是在那方面表现得更为糟糕。
  • 一个微博,千人万象,破碎的话语折射的是整个社会的言词脉络,人性尽显其中,吆喝与疯癫,无知与狂傲,自负与吠话,所有的乌烟瘴气组合成了绝无仅有的“海市蜃楼”。
  • 关于著作权我始终没有给自己找到一个确切的立场,一反面我认为作者永远不应该为钱而写作,也不应该将利益置于写作之上;但另一方面我也理解那些辛辛苦苦写出很多东西(虽然大部分东西无甚价值)的人对报酬应有的期望,以及对作品的爱。但我讨厌总拿版权说事的人,从本质上讲,文字并不绝对的属于作者。
  • 在相对主义如此疯狂的“时刻”,个人近乎被无限放大,咄咄逼人的话语,貌似有理的论辩,一句话一种糟糕的“后现代”理论摧毁了价值体系却没有负责任的进行解构后的建构,我们看到的是各种各样可以解释的行为,却难以从根本上去理解这个行为本身,但不要怀疑这是对同质化的渴望,实际上是对相对的失望。
  • 人们过多的称赞微博将会带来的变革,但往往下意识里忽视了微博的短处,可以预见的是微博在未来几年之后必然的要沦为工具,而因为微博本身的碎片化,使得其始终难以成为严肃的媒体,我们不否认每个人都是一个媒体,但我们怀疑微博能够改变新闻的本质,在我看来改变的是载体,不变的是质。
  • 世界如此有序,生活如此安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们一二再而二三的重复着僵死的动作,脚步都是一致的匆忙,连甩手都甩的那么相像,都难以想象这“平淡如水”的世界竟有这么多“自认为很聪明”的“高级动物”。
  • #IT峰会#百度文库与众作家之间的纠纷往深里讲或许是一种理念和精神的差异,在传统的作家那里,我让你感受到现实生活中感受不到的美和真实,那你就的为此买单;而在百度那里,它的使命就是帮网民“免费”找到他要找的任何东西,这其中当然就包括文学作品,于是矛盾就出现了,作家的存在就是为了报酬?
  • #IT峰会#一种偏激的观点就是现在的互联网玩的都是概念,在这一过程中有天使投资人以及一大批极客们陪你玩,玩的好普通百姓也就跟来一起玩,幸运的话一飞冲天,玩的不好就只能在“狭小潮湿的角落里咀嚼寂寞”,这当然不是恶俗的美学趣味,而是实实在在的IT业生态样式。
  • #IT峰会#云计算确实很诱人,一种浅显的理解就是应用web化,应用云端化,未来很多复杂的计算都会在云端完成,而这不管是对企业还是对普通的用户来讲都是值得期待的一件事,但也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全球的其他哪个地方,云计算更多的是一种感念,当然我们看到了很多大胆的尝试。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谢军,牛华网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