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张颐武'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张颐武 8 (@张颐武)

张颐武

狮子座 更多资料

  • 中产的参与与“平淡感”的超越——从朴槿惠案谈起:中产就要强势参与,形成街头运动,觉得自己参与了主导了历史的欣快感觉。政客也靠激情整合这兴奋来达到目的。这就给各种激进的思潮相当的空间,中产群体往往觉得只有激进才能够超越日常生活的平淡和乏味,体验一种超越的体验。http://url.cn/46UoR73
  • 年轻时好热闹是难免的。但还要真能静下心来,做自己的事。有人总要凑热闹,没热闹就心急。有些是本来自己呆着,却心不静,定不下心来,总东想西想,耽误了正事,热闹里也没什么意思。静心就能做事。专一专注地努力就能有所成就。曾国藩说:“静字全无功夫,欲心之凝定,得乎?”能静下来就好 ​​​​
  • 年轻时就喜欢欺负不喜欢,又管不着自己的。一他和自己不相干,骂了白骂,就拿他过把瘾。反正他没法治我,就骂他痛快一下,放心没后果,骂的多难听都无所谓。真能治你的当然不敢骂。二骂他显得很正义,扎堆骂又痛快,就显出自己。这没什么意思,操他的闲心多余,反露出怯相。古语说:“瓜儿只拣软处捏”
  • 曾国藩曾有两问,很警策:“谁人可慢?何事可弛?。”他自己回答得有力:“弛事者无成,慢人者反尔。”看不起人是年轻时最容易有的毛病。稍聪明的都自视有才,会吃亏。这是傲。做事松懈打不起精神,空转空耗,这是普通人常会有的通病。这当然就会事业无进展,做不出成绩。这是懒。人生首要是治傲治懒。
  • 年轻时容易对长期目标放松忽略,往往觉得日子还久,来得及,于是就不理不管。但其实时间过得很快,到了马上要考验过关的关头,才真慌了,匆忙拼命。如某一科考试,内容不太多,这样也凑合。但真的大事,如高考等就肯定不行。必须每天提着心真抓紧。古语说:“平时不参神,临时抱佛脚。”这肯定不行。
  • 年轻时关于别人的私人隐秘八卦都喜欢听,也喜欢传播。乐此不疲,兴致勃勃。也是人性一部分。但这一和自己不相关,二别人私事都有其前因后果,难说清是非。三有些事低级趣味或并不确实,没意思。四传这些往往让人刻骨铭心,尤其熟人更大可不必。听了就算,不传是美德。古语说:“流言勿传。” ​​​​
  • 如何面对中产生活的“平淡感”—从《廊桥遗梦》的作者故去说起:能够又有激情和浪漫,又不必冲击既有的家庭和社会。既有安全距离,又有浪漫体验。不会被强烈伤害,还会有无尽的浪漫。年轻一代对“小鲜肉”和各种“偶像”的强烈的“迷”的感觉,也是生活的“平淡性”的某种努力。http://url.cn/45wnxai
  • 中产为中心的消费社会的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生活本身太过平淡。生活中的温饱完全不成问题,但却并没有上升的方向,也难有超出平淡的日常生活的超越体验。浪漫的缺乏,诗意想象的缺乏就被凸显出来。“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但人的内心的焦虑和困扰更大。http://url.cn/45wlZoU
  • 《廊桥遗梦》的作者沃勒2017年3月10日故去,激起了人们对这部书的回忆。当年这部书和电影的影响力无远弗届,在中国激起的回响也格外大。让人们有了从中产的“平淡生活”中偶尔逃逸的可能。它在不同的地方激起的巨大反响其实有其不同的含义,值得我们再度思考。http://url.cn/45wnxai
  • 年轻时集中精力做好自己,最难也最有效。一最没意思的是听见风就是雨,东起个哄,西起个哄,把看热闹以为是自己的事,正事耽误了,没人真能为你负责。二最没用的是明知关口在前,必须做事,也把时间放在上面,但是心里乱,没有做。真做正事要紧。古语说:“目不能二视,耳不能二听,手不能二事。” ​
  • 曾国藩有副对联,很励志:“古人有困而修德,穷而著书。丈夫当死中求生,祸中求福。”一句是说古人在困境中的努力。一句是今天自己应该有的态度。他一生困境多多,都是这样走出来的。越困难,越麻烦多,越不能放弃。人都会遇到各种难题困境,只有坚持和灵活才能走出来。自己不垮,别人奈何你不得。 ​
  • 有集四书的对联很有价值:”持其志无暴其气,敏于事而慎于言。“前者是《孟子》里的话,后者是《论语》里的话。第一句说的是人要有志气,但不能坏脾气。第二句说的是人要真干事,但不能乱搞事。难得把生活道理说得这么透,耐琢磨。有志气就有方向。没脾气就能合作。真做事就有进步,不搞事就少麻烦。
  • 年轻时最难的是真集中精力。用不少时间听课,大量时间来复习阅读,但没集中就没用。浮想联翩,杂念丛生,发呆迷糊,内容不能吃透掌握是最大问题。时间也没用在消遣上,没成果自己委屈,但其实时间没真用在地方。玩就玩,干真干,就不容易做到。去杂念第一要紧。古语说:“专于意,一于心。” ​​​​
  • 年轻时真能在学业上突飞猛进,不过就是几年时间。高中到大学三年级间其实是最能读书的。高中有高考拘束着,要努力。大学前三年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条件最好,最容易努力。这几年拼一下,有基础了,深造或工作,都有了前提保障。最怕这几年荒废了。后面杂事多心也乱,就更难。古语说:“壮而怠则失时。”
  • 朱熹论学有“三到”:“余尝谓读书有三到,心到、眼到、口到。心不在此,则眼看不仔细。心眼既不专一,却只漫浪诵读,绝不能记,记亦不能久也。三到之中,心到最急,心既到矣,眼、口岂有不到者。”心无杂念,是问题关键。心不在上面,眼到处看,口随便读。专注难,但别无出路。放平心不瞎想。 ​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张颐武,著名评论家,文化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大文化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