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朱白zhubai'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朱白zhubai 6 (@朱白zhubai)

朱白zhubai

GuangdongGuangzhou Scorpio 就职于 建桥学院 更多资料

観二代

  • 自己的女人。尽管高兴在嬛嬛眼里是那种罕见的天才,他也挺喜欢跟嬛嬛这种聪明人碰撞的,但他还是决定以后要像远离是非一样尽量远离嬛嬛。嬛嬛是那种为艺术而生的人,为了艺术她不但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很显然她也可以牺牲别人的一切。这里的别人包括任何人。
    朱白zhubai 
    小提琴家嬛嬛得过大奖、欧洲音乐圈都知道有她这么一号,应该说已经算是成功了。除了没有什么钱以外,嬛嬛在艺术上有稳定的平台和拥趸,这些都是她小时候梦寐以求的。当然,这些议论评价的角度都是外人看来,她自己可能完全没这么想过。高兴跟刚刚从刚果回来的嬛嬛吃过饭后,他决定以后要远离这个崇拜
  • 高兴想跟嬛嬛说,艺术的见地、创作的才华、审美的能力这些确实很重要,一个人如果拥有这些东西也确实了不起,但终究这些玩意没那么重要。嬛嬛不但拥有这些天赋,还是一个以原创为准绳的天才型艺术家。也就是说她要的是前无古人后有来者,是真正意义上的原创。
  • 小提琴家嬛嬛得过大奖、欧洲音乐圈都知道有她这么一号,应该说已经算是成功了。除了没有什么钱以外,嬛嬛在艺术上有稳定的平台和拥趸,这些都是她小时候梦寐以求的。当然,这些议论评价的角度都是外人看来,她自己可能完全没这么想过。高兴跟刚刚从刚果回来的嬛嬛吃过饭后,他决定以后要远离这个崇拜
  • 我们需要谎言和政治家需要谎言其实是一个意思。我们卑微、恐慌地活着,政治家则采用了同样的表情,操,着,你。不要以为被压在身下的你和他们有什么不同,肉身的世界是公平的,你们都爽了,或者你们都有一份贤者时光需要度过……
  • 即,你都还有一死来彻底唾弃这个世界。
    朱白zhubai 
    世界是变化的,无论这个腐朽而荒诞的国度还是其他时时充满威胁和猥琐的地方,都有从坏变好或者反过来的流线变化过程。只是悲剧的是你,你只能身存在某一个时代,即便有两个也存在不可逆的局限性。你的悲剧仅仅在于你不是王八,活不到千年万年。然而你的救命稻草也在于此,不管多么悲惨和难过,
  • 世界是变化的,无论这个腐朽而荒诞的国度还是其他时时充满威胁和猥琐的地方,都有从坏变好或者反过来的流线变化过程。只是悲剧的是你,你只能身存在某一个时代,即便有两个也存在不可逆的局限性。你的悲剧仅仅在于你不是王八,活不到千年万年。然而你的救命稻草也在于此,不管多么悲惨和难过,
  • 不过是些轻浮的玩儿意
  • 它低得你已经看不到它,于是你招呼众人重返山下,你们只能打算再来一次,因为愚蠢而注定要受难的你们并不知道除此之外还能做点什么。
  • 尽管你并知道眼前的我成功化成你身体可以感知到的能量后能停留多久,但这就是人类的某种宿命——试着做到你眼中的极致。顶峰唾手可及,但就在此时,神让巨石绕过了你们的身体,瞬间跌落到了山脚下。
    朱白zhubai 
    所以,顾不得汗水流进了眼睛,也顾上炎热酷暑令身心极为不满,前行是这里的人唯一能做的事。因为你没有榜样,在你之前也没有哪个伟人对“巨石和山顶”产生过兴趣,所以当你看到远处的顶峰时,甚至会没羞没臊地流下眼泪。
  • 所以,顾不得汗水流进了眼睛,也顾上炎热酷暑令身心极为不满,前行是这里的人唯一能做的事。因为你没有榜样,在你之前也没有哪个伟人对“巨石和山顶”产生过兴趣,所以当你看到远处的顶峰时,甚至会没羞没臊地流下眼泪。
  • 随着坡度升高,巨石的重量仿佛也在加大,即然已经来到了半山腰,在没有断气之前我们有什么放弃的理由呢?
    朱白zhubai 
    我们在做的是一件类似西西弗的事。巨大的石块被我们艰难地推上了山坡,一路颠簸费尽了不知天高地厚同时也不知羞耻的人们的全部力气。这个过程里没有经验可言,甚至连借鉴前人的经验教训也没有,只有埋头执拗地尽力前行。
  • 我们在做的是一件类似西西弗的事。巨大的石块被我们艰难地推上了山坡,一路颠簸费尽了不知天高地厚同时也不知羞耻的人们的全部力气。这个过程里没有经验可言,甚至连借鉴前人的经验教训也没有,只有埋头执拗地尽力前行。
  • 丑逼多作怪。相信我,没错的。
  • 一个人不结婚、不过世俗生活没什么,但这么不正常的事你都做了意味着会带来非比寻常的并发症。就像糖尿病没什么,但糖尿症并发症会要了你的命。不信你看看,面目狰狞的、心肠烂掉的、毒蝎心念的,很多都是大龄未婚群体,不管男女,女的尤甚。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朱白,书评人,专栏作家。
>>【朱白《大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