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林少华'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林少华 8 (@林少华)

林少华

Capricorn 更多资料

  • 文学翻译分ABC或浅中深三个层面,即语义忠实、文体忠实、审美忠实,大体对应于信达雅。用村上式比喻,即二楼客厅、地下室、地下室的地下室。书名翻译尤其讲究,不读完原著无从谈起。如骑士团长,A层译法即杀或杀死。而读罢掩卷,无疑必须是刺杀骑士团长。别无第二。此即地下室的地下室,C层也!
  • 《村上朝日堂嗨嗬》有一篇题为青春心境的终结(倒不是说老)村上碰见一位和往日恋人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子,也这么说了。对方应道:“男人么,总喜欢这样说话。说法倒是蛮别致的。”于是三十岁的村上觉得青春心境终结了。“我已站在不同于过去的世界里,并且这样想道:事物的终结为什么如此轻而易举呢?”
  • 有人说女人是一天天变老的,男人是一天就变老的。也就是说,之于男人,老有个临界点,而且这个临界点是突如其来的一一昨晚还风流倜傥,今早醒来就老态龙钟。一夜之间,判若两人。这个临界点也可能表现在阅读倾向上。比如由喜读唐诗转而中意宋词一一由向往仰天大笑出门去而开始追问今宵酒醒何处⋯
  • 一不小心。別人一不小心就混上了教授,一不小心就当了处长,一不小心就有了漂亮女友,一不小心就怀了二宝。而我呢,一不小心就老了。于是天津百花为我出了《一不小心就老了》。我的第一部散文选本。书分四辑:书与故乡:青春岁月/诗与远方:人到中年/梦与夜雨:鬓已星星/我与村上:翻译人生。
  • 乡邻问我几时睡觉,我说晚11:30~早5:30,顶多六个小时。他则是7:30~4:30,足足九个小时。他问我愁什么,我说愁时间不够用。他说他愁时间没处用。有人说最幸福的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就我和乡邻来说,他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我呢,写字写到手抽筋。你羡慕哪个?或者说哪个幸福?
  • 一位乡邻抱怨乡下人“遭遇”:学你们城里人上楼,好歹上楼了,你们下楼了;学你们城里人穿西装,好歹穿上了,你们换夹克了;学你们城里人吃西餐,好歹吃上了,你们吃农家乐了;学你们城里人开车,好歹开上了,你们骑小黄车了;学你们城里人谈恋爱,好歹爱上了,你们不爱了⋯敢问乡下人路在何方?
  • 傍晚去了母校九台十三中。去年断墙颓檐荒草没膝,今年摇身一变:农家乐山庄。当年的一年二班,成了餐馆包厢。我坐在一年二班兼包厢吃了农家乐。感慨莫名。饭后散步操场,夕晖中葫芦花悄然展颜,难怪日语叫夕颜。说起来,因政治运动我只读到初一。没有二年二班三年二班。是的,我是初一上大学⋯
  • 翻译之间,窗外风雨交加,雷声大作。案前台灯,忽然熄火。而译笔正入佳境。但觉文思泉涌,顷刻万里。佳词丽句,纷至沓来。于是挑烛夜战。译罢三页,台灯复放光明,而文思跌入低谷。遂掷笔于案,步出门外。但见云销雨霁,星月交辉。一川清风,拂面而来。乡间译乐,莫可比也。更有烛泪,于此为证。
  • 南方都市报整版专访《小孤独》,问文学为我带来了什么,我回答:文学让我懂得月夜竹柏的美妙,懂得牵牛花蒲公英狗尾巴草的美妙。一分钱不花就能偏得这么多美妙,文学太美妙了!假如深更半夜有谁突然从我的人生中把文学偷走,我的人生很可能倾刻间土崩瓦解,至少化为枯燥无味面目可憎的瘪三!
  • 尽管我不是省长部长,签名无关乎项目拨款晋级,但我签名次数未必少于省长部长大人。《异乡人》起码签了6000本,《小孤独》4400至少不多。而且是以毛笔拉开架势签的。不轻松的哟!40本是快乐,400本是劳作,4000本不是痛苦也差不多。好在,痛苦并快乐着。现在,作家社突发善心,慨然赠送10本......
  • 新民晚报刊发拙文《读书吧为了那干净的眼神》:眼神不干净了!不干净的原因之一,是我们有许多人不读书一一读书的眼神少了,网游的眼神多了,数钞票的眼神多了,盯股市的眼神多了,看礼账的眼神多了,打麻将的眼神多了,瞟车模的眼神多了。假如我们身边尽是这样的眼神,那将是怎样的世界啊!
  • 暑假,乡下。退休后回乡,吟风弄月,种豆种瓜,不亦快哉!朋友说当今潮流是退休后出国定居,光呼吸空气光看月亮都能活着,多好!我说看看不赖,定居另当别论。在我眼里,故乡的牵牛花赛过整座卢浮宫,故乡的小山包不亚于富士山一一那是之于我的风景。或许,人生当中拥有几项之于自己的什么很重要。
  • 新民周刊读《小孤独》:林氏的孤独,始于文学界未能足够重视翻译的价值,又被尊崇原装村上的人补了一刀!许多村上粉丝,其实爱的是林氏村上。因为林氏村上最容易被忽视的价值是在语言艺术上的创造。这也正是我为何说林少华是文体家的原因。不光是文字表层的置换,还有语言审美的引进。嗬夸得我得意忘形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林少华,著名翻译家,亦是国内知名的专栏作家,现为中国海洋大学日语系教授。因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为广大读者熟悉,此后陆续翻译32卷村上春树文集及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井上靖、东山魁夷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