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林少华'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林少华 8 (@林少华)

林少华

Capricorn 更多资料

  • 紫藤葳蕤,初夏风情。看得人神思悠悠。园丁精心养护,看的人只动鼻子眼珠不动手。吾国开始进入新的阶段:看的比吃的重要,脸蛋比大米重要,消遣比消费重要,无用的比有用的重要,精神性比物质性重要,无形的比有形的重要。说得极端些超前些,有几处房产几辆车不重要,有几棵树几片花才重要⋯
  • 社会科学报刊发拙文:《刺杀骑士团长》:置换,或偷梁换柱。村上非常看重东亞文化圈,期待东亞国家和睦相处。而其前提是历史认识。“历史认识问题很重要。而日本青年不学习历史,所以要在小说中提及历史,以便使大家懂得历史。并且只有这样,东亞文化圈才有共同基础,东亞国家才能形成伙伴关系。”
  • 文人相轻,也有时相捧。昨天青岛大学开会,幸遇浙大一位法语名教授。他说60岁左右一代人中,“日语能称为翻译家的也就你了一一挪威的森林可以留下来。”我反应极快:法语中能称为翻译家的非君莫属一一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可以存世。不过,此君享受院士待遇,年薪90万。当年一同出道,而今望薪莫及!
  • 回乡栽树时一位中小学同学来访,问我一篇写小学同学会的散文中的梦中情人到底是谁。我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虚晃一枪说文学哪能全部当真!这一是因为对方是我们共同的同学,二是因为问我的同学也是女生。假如她是男生,我肯定一吐为快。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有这种心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 日前在乡下明显做了一件蠢事:我在前院芳邻房后篱笆此侧即我这边栽了几棵樱桃树柳树。开花了长叶了,我从前窗、芳邻从后窗欣赏起来何等美妙!不料芳邻翌日即要我把树移走。我只好乖乖挖树移走。说实话,我还从未这么乖过。老人家八十多岁了,她的话就是圣旨。圣旨无所谓对错。何况我错了也未可知⋯
  • 昨天从网上读得一封信:我校教育系一位学生写给校长的信。信上写听了我的讲座,期盼学校不仅要吸引人才还应留住人才。最后希望校长把我作为终身教授挽留下来。无论结果如何,无论我万一成为终身教授还是终老故园抑或流落异乡,我都会记住这封信,记住这位学生的名字,记住讲座上所有的笑脸⋯
  • 据说美国是穷人高楼大厦,富人小院平房;穷人西装革履,富人布衣胶鞋;穷人奔驰宝马,富人“永久凤凰”。当真?不过中国第二次上山下乡运动似已开始:城里人下乡玩手压井吃农家乐,甚至索性滞留不归;乡下人则弃农进城,看霓虹灯吃麦当劳。我即其中一例。好在我不会执迷不悟,期待某一天告老还乡⋯
  • 是的,教书与栽树,是人世间最好的两件事。学校运动会,无需教书,我就溜回乡下栽树。红杏出墙,垂柳初绿,心中大快。淘宝声波售货机的尴尬也好,失乐园骑士团长的纠结也好,统统不翼而飞。我是农村出身,泥土和草木至今仍对我有奇异的感染力,一看见它们,我就彻底束手就擒。你沒被什么擒住过?
  • 别看我翻译村上君,可我还是落伍了。昨天上完第一节课渴得嗓子冒烟。走出教室,发现走廊有自动售货机,里面摆酒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罐装饮料。上下打量,却不见投币口。困惑之间,见一男生拿手机晃了两下就哗啦掉出一个宝贝。我也不笨,也掏出手机学他晃了又晃,却始终没有动静。什么意思?
  • 青岛,阳春三月。清晨坐在校车上,左顾右盼,东张西望,但见红花绿树,美不胜收。或者莫如说美得让人想不出词儿来。忽然,灵感来了:满城唐诗、满街宋词、满校元曲!如何?没人这么说过吧?同时再次为开私家车看红绿灯或坐校车而看手机的同事惋惜。瞧人家李白:阳春假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
  • 青岛出版社刘咏先生惠赠手卷《澄懷觀道》。多好!这才叫艺术。技术,学术,艺术。技术,人与物的关系;学术,人与人的关系;艺术,人与神的关系。诸葛亮戒子书: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致远⋯千古经典!
  • 青岛,小鱼山文化名人故居一条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30年前,老街老屋老家具老玩艺儿,非拆即扔,一路奔向塑料化纤预制板立邦漆。30年后,开始厌新怀旧。遗憾的是,一旦毁弃,便无可复得,于是所剩无几的旧物便成了热门景点。话说远些,当年若无周恩来总理,故宫都可能拆除!想想真是后怕⋯
  • 也是因我冒着“晚节不保”不保风险译完了《失乐园》,昨天应邀参加东亚版权交易会渡边淳一主题活动。还为读者签名一一为不是自己译的书签名签到胳膊痛,纯属掠人之美!渡边女儿发来祝贺视频,对青岛出版集团巨资收购北海道渡边文学馆表示感谢。到底是文学家之女,讲话得体。长得是不是也像父亲?
  • 海大研究生会要我为“听海”节目录制一篇与研究生有关的短文,我一口答应下來。对方为之意外。我笑道作为老师,省长的要求容易拒绝,但学生的要求很难一口回绝,一如学生很难回绝老师的要求。其后采访,脑袋瓜特好使的“小编”如获至宝地get了我说的一句话:课可以不听,但图书馆不可不去。得得!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林少华,著名翻译家,亦是国内知名的专栏作家,现为中国海洋大学日语系教授。因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为广大读者熟悉,此后陆续翻译32卷村上春树文集及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井上靖、东山魁夷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