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林少华'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林少华 8 (@林少华)

林少华

Capricorn 更多资料

  • 研究生复试录取大体尘埃落定。回想我开始读研的1979年,日语硕士点全国仅北大复旦吉大三家,三国演义;而今估计130家都有了,春秋列国,群雄逐鹿。1982年我毕业时还是分配制,只有当大学老师这一个选项,我被勒令去暨南大学一一彼时有好工作而无自由,今时有自由而未必有好工作。你选哪一种?
  • 忙了两天研究生复试。前天笔试,昨天面试。有人说一个好的翻译家遇上一个情投意合的好的作家(反之亦然)是一场艳遇。其实,老师遇上一个好的学生何尝不是一场“艳遇”!那种学识、那种见识、尤其那种才气在老师心中引起的激动,真的不亞于一见钟情。说白了,饿也不饿了渴也不渴了睏也不睏了⋯
  • 外语学院真是女儿国啊!去年日语10名研究生,10名女生。今年教的本科生,男女4:37。于是课间我拍一个男生肩头笑道:这下子找女朋友方便了吧?那么多漂亮女娃,得天独厚!不料这小子回答老师有所不知,太熟悉了反倒上不来激情。嗬,居然有这等事?也来个陌生美?我警告他:陌生美不如熟识美哟!
  • 考研进入复试阶段。如今不比过去,跟哪个导师并不那么重要。读研最大的好处,就是一生中有三年整块时间自由自在地读书赏月且听风吟,让精神境界提高一个层次。回想自己当年,导师在课堂上讲的早已忘了,惟独在导师家餐桌上听得的故事至今未忘并影响着我一一故事的力量永远大于专业以至学术的力量。
  • 几封读者来信有一封看得我相当难过。一位女孩为了考我的研究生,去年7月从南京来青岛郊区租房备考。成绩公布,专业分数第四,却因政治差1分未能入围。“昨天下午云淡风轻,对于青岛只是一个普通的午后。一个22岁的女孩沿海声嘶力竭地大哭一场。海风卷走哭声,一切依然宁静。”但我的心很不宁静⋯⋯
  • 初春的校园,真是充满生气。借用一位网友的话说一一恕我老不正经一一发情的红杏,初绿的垂柳,乍醒的樱花,倔强的紫花地丁⋯尤其紫花地丁,硬是从石阶夹缝中拱出紫色的小脸,是草本植物中春天最早的花朵。喏,内敛,羞涩,楚楚可怜,而又妩媚动人,不想上去吻一口?校园,走不出的风景!
  • 恕我重复,日前讲座讲了两个“秘密”。一是人生设计要大处落墨。现实生活当中,有不少人为一点蝇头小利而察言观色曲意逢迎,整天战战兢兢凄凄惶惶蝇营狗苟唧唧歪歪一一那样的人生值得你我度过吗?你看人家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二是注意修辞艺术,争取说得有理之前说得有趣。
  • 昨天讲座视频也说了:有人问我倘有来生,你想投生在哪个国家。我略一沉吟,回答还是想投生在中国。原因只一个:如果不是中国人,我在来生怎么还能体味杜甫“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怎么还能领略柳永“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那由汉字构成的妙不可言的诗性孤独?你想投生在哪儿呢?
  • 16日讲座视频。从教35年,教书,混上了教授;译书,译了80本;写书,写了8本;治学,多少算是学者。一个初一上大学的乡下人,何以在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下取得如此成就?讲座讲了这背后的名堂或秘密。作为风格,用书面语演讲。至少词汇量丰富,一本成语词典用掉1/3。数出来的有奖励哟!
  • 前天走上讲台。拍照片的同学说是伟岸的身影。不是退休前寂寞的背影?讲台永远存在,学生永远年轻。但老师总要老去,总要下台退休。说实话,不太想退啊!一来觉得看了50年书,现在正是学术盛年;二来我爱讲台,爱也爱我的学生。喏,你看学生的眼神一一在这样的眼神面前,有哪个老师忍心离去?
  • 昨天下午,中国海洋大学在我眼里忽然变得那么美好一一无数学子涌向讲座会场。喏,门口、过道、讲桌四周,说水泄不通都不为过。掌声笑声赞叹声,让我错觉自己一下子至少年轻20岁,好像可以永远在讲台上忽悠下去。不过最后一个提问到底让我清醒过来:林老师,万一中日间发生什么,你站在哪一边?
  • 本校讲座,16日13:30外语楼N513报告厅。讲我的翻译与治学之路。过去我不讲这个,怕大家都知道了和我竞争,但这次例外。用王小波的话说,我已经老了,不把这个秘密讲出来,对年轻人是不公道的。用村上的话说:“一年之中我也有几天不说谎,今天恰好是其中的一天。”对于我,就是明天。欢迎光临!
  • 为朋友芥川论文集作序引用村上语:“芥川文学的魅力首先是文笔好⋯行文之美,令人百读不厌。”顺便来个免费广告。作为日汉对译本,我译了九种:罗生门/河童·侏儒警语/哥儿/心/蟹工船/起风了/斜阳/人的失格/阴兽。一度有人批评拙译随意性强,什么美化啦意译啦改动啦,绝无此事的哟!且看对译!
  • 文汇报引用我一段学术腔说法:村上对暴力之“故乡”的本源性回归与追索乃是其作品种种东亚元素中最具震撼性的主题,体现了村上不仅作为作家,而且作为人文知识分子、作为斗士的良知、勇气、担当意识和内省精神。而对于那段黑暗历史的反省之心、对暴力和悪的拷问,可以说是村上文学的灵魂所在。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林少华,著名翻译家,亦是国内知名的专栏作家,现为中国海洋大学日语系教授。因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为广大读者熟悉,此后陆续翻译32卷村上春树文集及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井上靖、东山魁夷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