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林少华'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林少华 8 (@林少华)

林少华

  • 青岛下雪了,漫天雪花;广州满目苍翠,一地落红。暨南大学,我任教17年的地方。有过创办日语专业的欢欣,有过翻译挪威的森林的兴奋,也有过种种无奈和叹息。汗水,泪水,青春的梦幻,中年的旅程,都一并留在了这里。漫步校园,明湖依旧,而人面皆非。14:30南校区讲座,教学楼114。欢迎光临!
  • 我极少谈政治,今天冒昧吐槽:特朗普吃相越来越难看了!国际老大,好比长子,意味着要有担当,而不能只给自己捞好处。不过他捞到多少好处我不清楚,而其损失则有目共睹:美国一贯标榜的自由平等博爱人权等所谓普世价值就此土崩瓦解,对美国怀有的幻想彻底破灭!世界警察沦为世界无赖和打手!
  • 挪威的森林一路畅销,作为译者,高兴之余,不无寂寞:中国作家为什么没能写出同样在日本畅销的小说?几年前在广州同作家陈希我谈及这点,他说故事不难,难的是那种调调。他所说的调调,自然是指文体,尤其文体营造的艺术情调。那么问题出现了,我们的作家那么有才华,为什么弄不出相应的调调?
  • 昨天一位研究生找我写就业荐语,写罢闲聊,我吹嘘自己要写一部“青岛的森林”。女生惊问青岛哪有森林?我说日本哪有挪威,而村上写出了挪威的森林;香港哪有重庆,而王家卫拍出了重庆的森林。我为什么就不能写青岛的森林!还有,既然村上和海明威写出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那么哪位写一部⋯
  • 朋友发来照片,问我能不能找出自己。你别说,还真找了半天。不过我最想说的是,正是这次会议期间,三排左起第一位李德纯先生推荐我翻译挪威的森林!照片上的,是即将翻译《挪》时的自己。另外想说的是,彼时几乎全部西装革履。而现在西装革履者,据说不是银行保险就是房屋中介大堂领班。得得!
  • 切勿当真的婚姻俏皮话:美好的婚姻是由视而不见的妻子和充耳不闻的丈夫组成的(蒙田)/天堂中有什么我们不知道,而没有什么却很清楚一一恰恰没有婚姻(斯威夫特)/一切悲剧皆因死亡而结束,一切喜剧皆因婚姻而告终(拜伦)/恋爱有趣如小说,婚姻无聊如历史(尚福尔)。(青岛版《周国平集》)
  • 出版社发来日前渡边淳一文学活动报道。竺家荣女士是《失乐园》原译者,我是重译者。但我们谈得很开心。我在译序中就曾表示,我的重译不意味对原译的否定,而只是提供另一种译本。如果勉强说有一点特色,那么就是在传达原作文学性方面付出了一点点努力。家荣女士也慨然予以认可。可谓相谈甚欢。
  • 知人卌载赖诗笺/却喜相逢在晚年/前辈名流几翘楚/后昆才俊数君先/杏林桃李心尤赤/故里烟云景最姸/记取边台河边柳/马鞍山下话奇縁。这首七律,乃故乡九台前市委书记韩国荣先生所赐。日前晚宴,韩先生谓40年前下乡调研在一农户人家糊墙报纸发现我抄的诗⋯而我想说,衮衮当今书记,能七律者几何?
  • 田园,书桌。心灵憩息,精神疗愈。田园美在黄昏斜阳,书桌美在子夜时分。台灯温馨的光悄然捅开夜色,照着书,照着稿纸和日记,划出纯属自己的疆土一一自己就是那里的伊丽莎白,那里的特朗普,那里金正恩。至高无上,惟我独尊,爽!对了,考你一下植物学知识:可知道花瓶里的花是什么花?
  • 村上:人人都是孤独的,但不能因此用墙把自己围起来,而应该深深挖洞,只要挖得很深很深,就会在某处同别人连在一起。傅雷: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会创造许多心灵的朋友一一细想之下,两人的说法是不是异曲同工?今天13:15上海书展中央大厅签售。明天14:45青岛大学西院博远楼101演讲。
  • 今天9:30上海图书馆讲座可能引用村上的话:“我是随处可见的普通人。走在街上也不显眼,进餐馆一般都被领去糟糕的座位。假如不写小说,恐怕不会为任何人注意,极为理所当然地送走极为理所当然的人生。”噢,莫非会写小说的人都是被餐馆领座女孩领去糟糕座位的人?你可有这样的遭遇?
  • 拙译日汉对照《心》《罗生门》《起风了》等10种名著正在京东秒杀。哪位有兴趣,机不可失哟!“译文达意传神而见个性”,腰封此语并非钝属广告用语。当然不是说拙译一个错儿也没有一一世界上不存在那样的神话。何况是扑朔迷离言不由衷的文学语言⋯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林少华,著名翻译家,亦是国内知名的专栏作家,现为中国海洋大学日语系教授。因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为广大读者熟悉,此后陆续翻译32卷村上春树文集及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井上靖、东山魁夷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