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林少华'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林少华 8 (@林少华)

林少华

Capricorn 更多资料

  • 家人回去半个多月了。问我一个人孤不孤独?我模仿某位外国作家的说法,想孤独啊,但没时间一一有要译的书,有要写的微博,有要迎接的晨曦,有要欢送的晚霞,有要仰望的星空,有要看的花草,哪有时间孤独?你看这株花,已浑身关东秋意,叶黄了,但一张张小脸仍满带笑容,正在奉献最后的美丽⋯
  • 昨日微博阅读逾14万,难得!莫非因为图片触动了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一一农耕民族的远古情思?对童年时光的眷恋?于是有朋友问我是哪里。也好,为家乡做个广告:长春九台土门岭。可有投资者或好事者阻止其沒落的进程?至少,小镇是拙译《雪国》《伊豆舞女》和刺杀骑士团长中译本的诞生地哟!
  • 还赖在乡下,打算最后刺杀完骑士团长返校上课。另一原因,是我不想回城。至少乡下不用花钱。尽管我和大家一样不差钱,但花钱需要花时间,而时间比钱宝贵。说实话,家人回城后十多天来我还一分钱都没花。房前屋后有吃不完的菜,摘不完的果,看不完更插不完的花。喏,猜猜那是什么花什么果?
  • 村上:“创作也好翻译也好,大凡文章,最重要的都是节奏。⋯文章这东西,必须把人推向前去,让人弓着身子一路奔走。而这靠的就是节奏,同音乐是一回事。”他说他翻译《麦田守望者》时,感觉“就好像捧起活蹦乱跳的金鱼刻不容缓地放进另一个鱼缸”。这点我在《小孤独》中专门提及一一不仅仅是做广告哟!
  • 骑士团长译得这么快,会不会不认真?这点但请放心。虽然我一向鼓吹审美忠实,但语义语法层面亦如履薄冰。坊间塞私货云云,绝无此事哟!在此前提下尤其看重两点:一是行文的节奏,二是用词的韵味。舍此,无非翻译一个故事罢了一一天价版权费只买个故事,值得吗?节奏和韵味才是村上文学的生命!
  • 报告村上刺杀骑士团长翻译动态。7月初回乡闭关,原著上下册75万言1000页译毕900页!左手压纸,右手握笔,餐风宿露,日夜兼程,但觉文思泉涌,如有神助。速度之快,编辑惊讶不已。倘无极特殊情况,上译社吳总说年底当可见书。不过我这速度无可复制哟!因为前提是:土炕、矮桌、海棠果,野菊花⋯
  • 教师节。三十功名尘与土。我已任教35年。35年粉笔灰,35年雨夜灯。仍未退休。家人说你们男人也真怪,教35年还没教够?我笑道正因为教35年才没教够,3.5年倒可能教够了。不知是不是自作多情,我觉得好像还有学生需求我一一这把年纪还有人需求,多幸福啊!祝天下所有教师节日快乐!
  • 暑假最想在乡间葡萄架下看三国连环画,那一定美上天了!结果忙得半天也未如愿。小学时最爱看三国,从小人书到大厚本。儿时最爱的东西必然影响日后人生走向。我的重义轻利、我的语言风格,都有三国的影子。作为个人感觉,三国语言好于红楼。简洁明快,抑扬顿挫,掷地有声,读来每有浩然之气。
  • 大凡文化,皆不宜定于一尊,规范之外总要有选项自由。文字亦然。即使变动,也须由国家文字委员会决定,岂可由一家出版社朝三暮四!说到底,对古人遗产心存敬畏为好。现代人谁比老子孔子诸葛亮聪明?若孔明再世,比尔盖茨马云根本不在话下。至于特朗普哈里斯,休想逃出木牛流马八卦阵。哼!
  • 昨天浙大那位工科生,看名字应是男生。但更主要的根据是文体,文体也有性别。请看同一封信里的这样几句:阅读村上好比“你把整个身子浸入深水,水充分接触包裹你所有部位。在带来巨大浸润快感的同时,也源源不断生产出濒临窒息的痛苦⋯”不过也很难据此最后断定为男生哟!谁去浙大确认一下?
  • 浙大一名大二工科生来信说看了奇鸟等拙译村上:“村上作品让正值十七八岁的我第一次跳出自己生活的那个框架,开始向内心深处勘探钻研,开始思考这一生要过怎样的生活,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如何与外界相处,如何与自我相处。开始让我思考爱情是怎样一种情感,应该追寻怎样的另一半⋯”猜猜看,男生?女生?
  • 昆明一位在校大学生(吕玉昆不了情186)昨天跟帖引用尼采之语: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中国早有闻鸡起舞的典故。不知这丁酉鸡年有几人闻鸡起舞?村上索性写了一本《舞舞舞》:跳舞,不停地跳舞,什么也别想,多取跳得好些!尼采号召,祖逖自励,村上无奈。反正都得舞下去!
  • “生命就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一一这是我在《散文选刊》读得的广告词。是啊,既然生命是一场浪费,那就应该浪费在美好事物上。顺便说一句,此外我还订了《读书》《书城》和中华读书报、社会科学报。我的想法是,即使自己没时间读书,也要知道别人在读什么书。不知道这算不算浪费在美好事物上?
  • 轮胎瘪了的报废汽车,旁边扬起小脸的波斯菊一一颓唐与生机的对比!大凡人制造的玩艺儿,无论多么神气活现,最终都要报废;惟独大自然代代相续生生不息。喏,哪怕一棵小草一朵小花的生命力都足以让人敬畏。至少都在认真地长,认真地开花,认真地结籽。细想之下,是不是只有人不怎么认真?
  • 看书,邂逅一个好的说法,不敢独吞,在此和大家分享。说法是:现在拥有的,就是最好的。拥有再多也不满足,就等于是穷人。按照这个贫富划分标准,即使有两套豪宅三辆宝马四张高尔夫会员证,甚至马云王石李嘉诚,也可能是穷人;而蜗居的你可能是富人!我呢,整个暑期都拥有一株南窗蜀葵,富人!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林少华,著名翻译家,亦是国内知名的专栏作家,现为中国海洋大学日语系教授。因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为广大读者熟悉,此后陆续翻译32卷村上春树文集及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井上靖、东山魁夷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