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林少华'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林少华 8 (@林少华)

林少华

Capricorn 更多资料

  • 乌镇。木心故居,木心美术馆。木心的离世,意味中国最后一位贵族的消失,一位文化君子和智者的归去。木心尝言:童年幼年是热中,少年青年是热情,而壮年中年是热诚。文化的两翼是科学与艺术,我们所值的世纪,后半叶,艺术这一翼是弱了⋯⋯我们,我们这些中年人,还总得梦想以热诚来惊动艺术。
  • 风雅、儒雅、典雅、文雅、优雅⋯在这个缺少雅的时代,如何寻求雅回归雅?且看《百年风雅》!作者刘宜庆有言:风起之时,万木有声,尘埃弥漫。有人逆风而行,留下孤独倔强的身影;有人长风破浪直挂云帆⋯这本书中,记录的是尘影与身影、云影和帆影。总之是家国梦影,皆在流水之中。@刘宜庆
  • 尽管村上出了新长篇《刺杀骑士团长》,但日本《产经新闻》刊文预言2018年村上仍将同诺奖无缘。原因一是石黑一雄去年获奖,此人诚然是英国作家,但毕竟日本出身。二是村上作品带有明显的娱乐性和都巿化的“轻妙感”,且有时采用推理科幻手法。三是性描写“可能有违诺奖评委会的伦理观。”(中华读书报)
  • 骑士团长,签名。原打算签1000册,应读者要求,改为2000。毛笔,悬腕,签了整整两天,右臂隐隐作痛。上海译文社当然不傻,寄来的只是扉页,寄回装订。人家村上的书,我这个译者签名,掠人之美,歉甚歉甚!对了,有朋友问网售《小孤独》《异乡人》《林少华看村上》签名本是不是真的,绝对真的!
  • 又有出版社向我要研究生,说林老师的研究生在社里已获定评。我当然也懂谦虚:“再差也差不到哪去!”对每届研究生我都忽悠说跟我玩三年,日语没学到也就罢了,而若连文章怎么写都没学到,那岂不白玩了!是的,我认为如今写的人越来越多,而写得好的人越来越少。须知,写得好就是艺术!
  • 有媒体好奇,问我最后一堂课讲的什么。我的最后一堂课毕竟不是都德的《最后一堂课》,讲的东西很俗。我从功利性角度开导研究生:本科四年,加上研究生三年一一如果七年都没让自己成为由日语构筑的另一世界的“定居者”,而始终止于“观光客”,更没让文学融入自身生命体验,你不觉得亏大了吗?俗吧?
  • 外语教学,本科生和研究生有何区别?日前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我表示:极端说来,本科生讲语义,研究生讲语境;本科生重在读解,研究生重在赏析;本科生宜举一反三,研究生须以一知十。进而言之,本科生求知,研究生审美。而审美的前提是原著文本的大量阅读,以期形成好的语感、sense。
  • 什么叫诗意棲居?推荐一本好书:《我们的村庄》。上外高翻学院呉刚老师翻译的,译得也好。他说:“一个负责任的译者要养成把原作想得难些、再难些的习惯,绝不能只满足于知道字句的含义,要尽可能还原出原作的文体特征,要译出作者的言外之意,要尽量对一个文体所具有的多种阐释曲尽其妙。”妙!
  • 村上认为小说家的“资质”有三项:最重要的是才华,次重要的是精神集中力,再次是后续力或耐力。“才华这东西同自己的算计无关,要喷涌时自行喷涌。一如舒伯特和莫扎特,或如某种摇滚歌手,在短时间内将丰沛的才华势不可挡地挥霍一空,而后年纪轻轻就戏剧性地死去化为美丽的传说。”
  • 济南时报问我退休后的创作打算。我说由于自己对泥土和村庄有感情,由衷向往采菊种豆汲水浇园或倚杖临风独对夕阳的田园生活,所以想写一本新“瓦尔登湖”。还想以35年教师生涯为题材写一部新“围城”,把共和国时期教授众生像好好刻划一番。怕只怕自己没长小说家的脑袋。小说家的脑袋是天生的吧?
  • 最后一堂课当天收到两份礼物。一是学生的花束,二是素不相识的长春市九台区长寄来的家乡特产。表示师生情谊,特产意为欢迎告老还乡,都让人感动。其实广义上并不是最后一堂课。我还是兰大、西安电科大、浙江工商大、曲阜师大、青岛大学等好几所院校的兼职教授,还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楚天学者⋯
  • 国人越来越幽默?问为什么不要二孩,有人这么回答:谁还敢要?生个孩子,等于生个老板,得一辈子为他打工。而且是黑心老板,永远都讨不回工钱!如何,够幽默吧?可转念一想,这未必是幽默修辞,而是当下现实。或者说现实比幽默还幽默?据我所知,不要二孩以东北为最一一此君莫不是东北人?
  • 黄昏时分书房中的猫。家人最近养了一只猫,每到傍晚就跳上窗台,久久不肯离去。看外面的风景?赏花?喜欢书?心思让人琢磨不透。我不大喜欢猫。村上喜欢猫。在给中国读者的信中说“我和妻和猫,三人一起生活”。翻译时觉得直译三人欠妥,遂译为:我、妻,加一只猫,一起生活。这算不算不忠实?
  • 时光能够留住!不信?2017年不又回来了!我中意挂历,尤其书房挂历。遗憾的是网购的几种挂历都太闹太艳,不适合书房。幸好去年的挂历同今年只差一天,稍加改动即可再生一一金木水火土日月,前挪一格就OK。你不也试试?说起来,我上小学时课程表还是金木水火土曜日。什么时候变成周一周二的?
  • 过两天关于书的跟帖如此热烈,也可看出读书热正在升温。是的,一个不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大约出于这一认识,近年来国家层面对涉书事业扶持力度明显加大,各类书店遍地开花,读书人风逐浪起。这么着,时有网友让我荐书。也巧,新浪好书榜出来了,我要看看,你不也上去看看?http://url.cn/460QZE0
Scrolling Display

Verified

林少华,著名翻译家,亦是国内知名的专栏作家,现为中国海洋大学日语系教授。因译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为广大读者熟悉,此后陆续翻译32卷村上春树文集及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井上靖、东山魁夷等作品。